快捷搜索:

剑网三一点都不暖心小故事:来自风平浪静的江

来源:http://www.shanghai-sourcing.com 作者:眼镜蛇部队 人气:161 发布时间:2019-10-21
摘要:先有紫霞后有天,六合独尊秒神仙 (1) 有一段时间,我打游戏时脾气暴躁到不行。经常没事就是:“阿谕,我们走,去野外杀人去。” 阿谕是我纯阳宫的同门师妹,亲的,修炼的是和

先有紫霞后有天,六合独尊秒神仙

(1)

有一段时间,我打游戏时脾气暴躁到不行。经常没事就是:“阿谕,我们走,去野外杀人去。”

阿谕是我纯阳宫的同门师妹,亲的,修炼的是和我同宗同源的紫霞功(渣咩功),和隔壁备胎剑意不一样。

剑网三一点都不暖心小故事:来自风平浪静的江湖。作为同门师妹,阿谕完美的继承了我作为一个老年气纯的所有毛病:手法烂、操作差、不服输、心态还很爆炸。我的口头禅是:走过三生路,渣遍恶人谷,她的口头禅是:先有紫霞后有天,六合独尊秒神仙。

阿谕和我唯一的不同就是她特有钱,巨有钱巨有钱的那种。阿谕有个小本本,我管那叫死亡笔记,但凡我们两个在野外打架的时候吃了亏,她就把对面的ID写在小本本上,然后通过某种途径交给游戏里的杀手组织买凶,接下来就会有明教负责去追杀那个人,时间一周到一月不等。

剑网三一点都不暖心小故事:来自风平浪静的江湖。“喂,阿谕,你看那个叫古都的炮姐,她老是焦点读我追命箭……”

“好的,记小本本下单了,商道追杀三天。”

“喂,阿谕,今天那个一起打大战的PVE,她看不起我们PVP呢……”

“好的,记小本本下单了,副本门口堵一周。”

“喂,阿谕,我看到有个刀哥一直焦点你……”

“啊?真的嘛……是不是师兄你也觉得我今天的外观搭配的特别好看……他会不会是沉迷我的美貌无法自拔?师兄,你觉得我会不会就此找到情缘……”

“我也觉得你今天外观搭配的不错,不过……”

“不过啥……”

我想了想说:“就是这个霸刀捏脸特别丑,还有个特别杀马特的名字,好像叫什么远山陈冠希……”

“好的,记小本本下单了,追杀一个月。”

所以后来我去哪打架我都带着阿谕,再也不怕吃亏。

(2)

某一天,我上线接了个大战。结果那天的大战有个炮哥,明明一身挺好的装备,玩的和新手小白一样,惊羽心法穿田螺装备,跳山跳不过,问他怎么了,等好半天才打出一句话,打Boss的时候还灭了好几次。坑人的玩家我见过,不会打的新手小白我见过,但他这样弱到爆炸还特别高冷一句抱歉一句解释也不说的我还真没见过。

那场大战我足足打了半个小时,依照我的爆脾气,出本后应该是要仇杀他的。可惜阿谕这周去成都吃麻辣烫了,六块钱一碗的那种,要吃至少一星期。没了大腿的我又怕惹出是非,毕竟这游戏,谁没几个亲友啊,谁的亲友里没几个帮主夫人呀,谁的帮主夫人里没几个大帮会的夫人呀。唉,早知道阿谕去成都吃什么麻辣烫呀,来我们长沙吃口味虾口味蛇呀。

我气不过也没办法,只好神行来到扬州的日常区,交了大战开始摆摊测字。作为一个纯阳宫的道长,我常在不开心的时候来这给人测字,跟这江湖上来去匆匆的陌生人说说话,听听他们的故事。

“纯羊宫的道长测字啦,不要钱不要钱,每天日常只测一卦,信不信由你,准不准看我。”我这样喊着,心想来个萌妹子来测测字聊聊天讲讲故事,好让我也能够感觉到江湖有真情,江湖有真爱,游戏并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萌妹和远方。

“能帮我测一测么?”我抬头一看,没有萌妹也没有远方,是刚才那个炮哥。

哇,你还好意思找我测字,刚才打大战你坑了我多久?即便是我那最蠢萌的徒弟易樊也没你这么坑好吧!

可能炮哥听到了我内心的吐槽,可能炮哥自己也不好意思,对我说:“抱歉,刚才耽误太久。”

我挥了挥手,装作宽宏大量的样子:“没事,没事,炮哥你要测什么?姻缘学业健康家庭运势财富,又或者遇到了什么困惑的问题,都可以。”

“我丢失了一样东西,您能帮我测一测什么时候能找回么?”炮哥说。

我说:“那现在心里默想你的问题,脑海中慢慢浮现两个字,把这两个字给我。”

“平安”

炮哥把这两个字告诉了我,听到这两个字,我心里忽然有点沉重,一般来说,来找我测姻缘的往往都是感情有问题,而来找我测平安,可能现实里未必平安。

“是个中平的卦象,卦象说前路坎坷,失物难寻,恐怕你要找的东西,很难找回了。”

“哦,是这样么?”虽然只是打字,但我还是感觉到炮哥的语气有些落寞。

“不过也不是没有希望,这个卦象并不是下等的卦象,所以也有转机,按照卦象的解读,大概是一个月之后会有一次机会,但需要做一次决断。”我安慰道。

“是么,要真的如此那就太好了。”

我有些好奇,问道:“所以,炮哥你到底想找回什么?”

过了半天,炮哥才打字道:“我女儿”。

(3)

“难道是传说中的四十离异,一儿一女?”

“一女”炮哥的回答如此简洁。

剑网三一点都不暖心小故事:来自风平浪静的江湖。炮哥的账号,最早是他女儿阿韵在玩的。

炮哥的女儿阿韵是个剑三玩家,玩了个成男号,当亲儿子一样养着。为了这个游戏,她花了太多心血,没少和父亲吵架。

“后来她就病了,住进了医院,前不久刚刚动了手术,没想到手术之前人还好好的,可能阿韵体质太弱,手术之后人反而昏迷住进了重症监护。”

“卧槽,那医院应该有责任吧?”

炮哥说:“我也不知道,但手术前是签了同意书的,也告知了风险,再说了,我女儿还在重症病房里呢,医生也答应我了,会全力以赴。”

“额……那能醒过来吗?”

“有希望,这是医生的原话。”

我似乎总能在扬州测字的时候听到一些不太好的故事,莫名的我也经常因为这些故事变得多愁善感了起来。

“那你为什么会来玩这个游戏呀?”我问炮哥。

炮哥说她女儿之前特别喜欢这个游戏,由于手术有风险,所以在手术之前,她女儿也就是原号主特地交待了爸爸。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推门进去的时候阳光正好洒落在医院病房的阳台上,女儿靠坐在那呆呆的望着窗外出神,好一会儿才察觉到了爸爸进来,然后强打起了一个笑容。

离婚后,妈妈走了,她跟了父亲。似乎父女之间的交谈都少了很多,每天放学回家后,她总是把自己一个人锁在屋子里,每次父亲推门进来,要么看着她对着电脑屏幕里的一个个小人傻笑,要么就是听到她在和麦克风那头的人说些什么,只是那些名字,什么大战,跳山,浩气,恶人,他都听不懂。

直到后来她生病了,才发现原来平时和父亲说话特别的少,而爸爸这两年来一个人真的也很不容易,还要照顾她。她伤心了,难过了,在学校里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了,好歹还有剑网三。可是爸爸呢,每天回到家,做了饭,就一个人在客厅。卧室的那扇门隔绝了两个世界,世界的这边,她是叱咤江湖的唐家堡大侠,对着屏幕欢声笑语,世界的那边,一个中年人对着开着的电视剧,习惯性的换着频道,抽着烟发呆。

所以生病后,只要每次爸爸过来和护工换班,她就会努力的笑一笑,哪怕很不舒服的时候,也努力的笑一笑。

“爸爸,万一我手术不成功……我说万一”躺在病床上的女儿在手术前一天突然说:“你能不能帮我做一件事?”

他愣了下,有些不愿去想,但他知道女儿虽然看上去还小,心里已经像个大人了,所以还是点了点头:“你说。”

“我在游戏里有一些朋友,如果我手术有什么意外,能不能帮我上线去跟他们道个别,告诉他们一下,我的账号密码是……”

后来,手术没成功,但结果也不至于没有希望,女儿住进了重症监护,炮哥登录了游戏,结果收到了一大堆密聊和邮件,他认真的看了看女儿朋友给他写过来的信,发过来的聊天,才知道女儿原来有这么多关心她的朋友。

他知道女儿对这个游戏很看重,以前他从来没真的去了解女儿为什么喜欢这个游戏,直到他在这个游戏里遇到这么多对女儿很友善的人。他突然做了一个决定,在女儿还住在重症监护的时候,在他还有空的时候,帮女儿上号做做日常,如果力有所及,也尽可能的去帮助下一些游戏里需要帮助的人们。这样女儿如果有一天回来,回到这个游戏,她还能跟上大部队的步伐。

“额……还帮助下需要帮助的人……”我回想起大战时这位大叔的操作:“大叔,你是不是才玩没多久,放技能全部靠鼠标点呀?”

“是啊,你怎么知道?”大叔回答我:“不过我听他们说,有个什么一键宏,一直按Q就好,可我按了好久,都没反应……”

“额……晕…你没设置当然没用…”我没有告诉他,我有个叫喵咪酱子的亲友也是这般操作,玩剑三两年了放技能还靠鼠标点。

那天,我和大叔聊了不少,临别时我告诉大叔,要对女儿有信心,你现在这么努力的帮她做日常,她在病房里一定也很努力的想要恢复过来,要相信在这片江湖,总能遇到美好的事情。

(4)

阿谕仍然在四川成都吃着麻辣烫未归,我却在黑戈壁遇到了一个仇家。

那是一个叫胭书的恶人毒姐,不知道为什么,从马嵬驿那个年代起,她就总喜欢盯着我杀。

我读四象她迷心我,我生太极她蜘蛛拉我,我顶坐忘她百足拍我。

我们在野外互相焦点,直到有一天我再也没见过她,啊,这个喜欢欺负我的大小姐终于A了,谢天谢地!

然而我又在黑戈壁遇见了她,在纯阳有史以来最弱的一个赛季。

“喂,大小姐,我哪里得罪你了,这都多少年了,你还不放过我?”在又一次被她踩在脚下后,我懒得复活了,直接躺尸问她。

“我呀,就喜欢欺负在扬州测字的神棍咩,你有意见?”

“喂喂喂,你不要觉得温柔的人好欺负!”我心想,这是我师妹皮皮谕不在,在的话我要把你写进她的小名单里!

毒姐说:“没错呀,我就是喜欢欺负温柔的人!”

好吧,皮皮谕不在,我忍:“你杀我这么多年了,难道就没有杀出点感情出来?怎么忍心还下得去手的?”

“这不就是因为杀出感情来了么,所以一回归就专门焦点着你杀了!”毒姐还是一副很得意的表情。

“你说,我今天是杀你50次好呢,还是杀100次好呢?毕竟庆祝我回归,要不88次吧,数字吉利!”

听到这话我终于忍无可忍,我也是个有尊严的PVP大咩,岂能任你鱼肉?

看了看我的技能栏,然后点了原地起,在毒姐措手不及时开了爆发:“MLGB,五韬八紫,你去死吧!”然后在把毒姐送回复活点后一个神行赶忙逃回了成都城。

之所以不去扬州,是因为,她知道我常年在扬州测字,万一阴魂不散的跟着跑过去呢。

我慌慌忙忙的跑到了成都的郊外,躲到了一个人迹罕至之处,嘿嘿,这下那个女魔头应该找不到我了吧。忽然的,我心里一阵莫名的憋屈,唉,想当年我A了这个气纯号,玩苍云的时候也是杀人灭帮如闲庭信步的大魔王,那时候别说一个小小的毒姐,就是最大的PVP帮会我也从不畏惧,打帮战,我从来都是死一次至少杀五个人,怎么玩了个纯阳就这么怂了?难道是因为我真的老了?

妈的,是可忍孰不可忍,暴躁之下我打算切换到苍云号,再到黑戈壁继续和这个毒姐互怼的时候,我又看到了那个炮哥。

这里是成都地图的角落,很少有人在这里,然而我却看到那个炮哥在带着一个60级的新手做升级任务,喂,明明自己还是靠鼠标点放技能,却还孜孜不倦的带新玩家,有时候甚至自己也不会做任务,和那个新手一起专研好久……看到这一幕,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到了有爱这个词,忽然觉得心里好平静好平静。

以前的我,有一段时间是个大魔头苍云,杀人灭帮如闲庭信步,不知道杀过多少个小号,打过多少次帮战。在我看来,新手是不值得同情的,玩的不好就是在坑别人的时间,只有经历了血与火的PVP洗礼,才会明白这个游戏最真实的一面。

可是,如今,在这个无人问津的角落,忽然看到这样有爱的一幕,一个自己还不怎么会玩的人,努力的帮助一个新手,不知道怎么,我之前暴躁的复仇念头消失无踪,有的只是平静和羡慕。

(5)

接近快一个月后,阿谕从成都回来了,我估摸着计算了下,她这一去可真久,就算麻辣烫只要6块钱一碗,估计她也吃了好几百块了,成都的麻辣烫的真的这么好吃?

好吧,阿谕回来了,但我再也没有看到那个叫胭书的毒姐。

我跟阿谕说了这件事,阿谕说,你个呆瓜,被女孩子欺负下就欺负下,会死呀?

我很严肃的告诉她:“嗯,会死,还不止会死一次。”

她也非常严肃的告诉我:“你死几次又怎么样,这样那个毒姐就不会因为杀不到你而伤心, 你看,现在这个毒姐因为没法杀你,伤心的A了,你就是罪魁祸首,你个渣男!”

我听了觉得很有道理,也认同了我是渣男这个说法,毕竟我号称走过三生路,渣遍恶人谷。

我突然想到那天在黑戈壁,我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就此伤了一个毒姐的心……

心情抑郁之下,我又一次来到了扬州城。

“纯羊宫的道长测字啦,不要钱不要钱,每天日常只测一卦,信不信由你,准不准看我。”

“道长你好”

我回过神一看,一个ID叫做四蹄踏雪的炮姐站在我的眼前,哈哈,这ID可真萌。

“道长,我是来还愿的。”踏雪炮姐说道。

我打量这眼前的炮姐,一身新手装备,我不记得我帮她测过字呀。

“你还记得之前你遇到的一个炮哥么?那是我大号!我爸爸帮我上的!”炮姐说道:“我现在是在医院有笔记本登录的游戏,特意来致谢的。”

“啊,你好啦?”我有些喜出望外。

“是呀,是呀,虽然还没出院,但基本已经没什么大的问题啦!”炮姐说:“之前你给我爸爸测字,说需要做一次决断,结果后来医生真的联系我爸爸,说还要再动一次手术,这一次风险更大,但如果不做的话,我能走出重症监护的机会也很渺茫,那时候我爸爸正好想到了你测的字。”

我看着眼前的炮姐,不用她再说我已经知道了后面的结果,真好,只是我不好意思说我的测字本领其实我自己都不敢说很准,更多的时候我把它当做一个哄人开心或者自己消遣的小手段。

可能冥冥之中真的自有天意吧,让这江湖上总能发生美好的事情。

“那你怎么不玩你炮哥大号啦~”

踏雪炮姐神秘兮兮的跟我说:“我打算把那个号给我爸玩,我看我爸平时总是一个人,玩玩游戏可以派遣寂寞,说不定还能找到情缘呢!”

“什么,你要让你爸去找情缘?你你你……你要知道这游戏里也蛮多人是高中生或者大学生的!”

“嘻嘻,总会有人,正好和我一样,是单亲妈妈上线来代练的嘛,虽然几率很小,但如你说的,要相信,在这片江湖上美好的事情总会发生。”

(6)

我又喊来了阿谕:“阿谕,我们走。”

“怎么,师兄,今天又哪个不开眼的惹你不高兴了,说吧想杀谁呀?我小本本已经掏出来了。”阿谕说道。

我笑嘻嘻的对她说:“我们今天谁也不杀,我们去剑三江湖的地图角落,看一看有没有自己一个人默默无闻升级的小号,看能不能在他们做任务遇到困难的时候帮一帮他们。”

阿谕非常惊讶的看着我:“师兄,你今天中邪啦?”

“难道就不允许你师兄偶尔真善美一下,感受下这个江湖的平静和美好?”

阿谕想了半天说:“哦,我懂了,你一定是因为那个毒姐被你气A了,才幡然醒悟的是不是?”

说来,我又想起了那个叫胭书的毒姐,难道真的是我把她气A了?其实想来,偶尔和她打打杀杀也没什么不好的嘛,我那天干嘛杀了她就跑路了呢。

那一天,我和阿谕去了很多地方,才发现原来真的有很多小白,流落在江湖的各个角落,或许就是我们偶尔的执剑相助,让他们更能感觉到这个世界的美好吧。

(7)

江湖依然平静,但也有些不太暖心的事发生。

比如我在一个月后又见到了那个毒姐,我喜出望外的密聊过去:“啊,你没A呀,你又回来了!真是太好了!”

胭书毒姐如看神经病一样看我:“我当然没A啊,你这人是不是抖M呀,我又回来杀你了,你竟然说,太好了?”

“那你没A,之前怎么没上线啊?”

“我去成都旅游去了呀!成都多好玩,又有好吃的麻辣烫……我就玩了一个月……”毒姐回复我说:“怎么,是不是一个月没被收拾,皮痒了?来来来,来黑戈壁!”

“卧槽,来就来,谁怕你!”说罢,我神行到了黑戈壁。

“好你个神棍咩,我看到你了!”

“你个垃圾毒经,今天就要你看看我的厉害,五韬八紫,溜金哇开呀酷裂!”

“哇,这么凶,你这咩吃多了火药呀,百足迷心,死吧死吧死吧!”

“镇山河,感受宁静!”

“出来吧呱太,我的奴仆是不死的!”

……

一番激战后,毒姐踩在我的尸体上:“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问吧!”

“成都的麻辣烫真的那么好吃么?”

毒姐歪着头,想了会,不由自主的笑道:“嗯,好吃!”

(全文完)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55网址发布于眼镜蛇部队,转载请注明出处:剑网三一点都不暖心小故事:来自风平浪静的江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