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我是翔哥,我怕谁

来源:http://www.shanghai-sourcing.com 作者:眼镜蛇部队 人气:192 发布时间:2019-11-08
摘要:截止15年9月30日,翔哥,  29岁,单身,百分百处男。 九把刀说每个青春故事里都有一个胖子。我严重的怀疑他是认真做了调研的,因为我的这个故事里不出意外的也有一个胖子。 胖子

截止15年9月30日,翔哥,  29岁,单身,百分百处男。

九把刀说每个青春故事里都有一个胖子。我严重的怀疑他是认真做了调研的,因为我的这个故事里不出意外的也有一个胖子。

胖子,全称张国翔,人称翔哥。

我是翔哥,我怕谁。翔哥名字和哥哥张国荣的名字仅一字之差,但长相和哥哥却相差十万八千里。

翔哥从小学开始就被人称作小胖子,初中时越发的丰满,到了高中就彻底的前突后撅了。

高一开学军训时,特大号的军训服被翔哥塞的满满当当。教官走到他面前时拿着柳条敲着翔哥的肚子“收腹,收腹”

翔哥使劲抽了抽肚子。

“让你收腹没听到吗?”教官冲翔哥喊。

“报告教官,收了!”翔哥学着当兵的口气喊。

教官围着翔哥转了一圈。

“哪里收了?哪里收了?啊?”教官拿着柳条一边戳着翔哥的大肚子一边喊。

每戳一下,翔哥就条件反射的弓一下腰,一弓腰肚子是进去了,可是后面屁股又翘起来了。教官就又绕到翔哥后面拿着柳条抽他的屁股,“提臀,提臀”

翔哥臀提起来了,可是肚子又挺出来了。教官又绕到翔哥面前“收腹,收腹”

“收腹,提臀”

“提臀,收腹”

教官一遍遍的围着翔哥前前后后转。

“教官,您别围着我转了,我受不了了”翔哥紧皱着眉,声音压的很低。

“受不了了?你受不了又能怎么样,啊?”教官明显也是很生气,他认为眼前的这个胖子就是诚心的闹洋相,故意的和自己过不去。所以他今天就要给这个胖子点颜色看看。

教官继续敲着翔哥的肚子让他收腹,然后走到翔哥身后预备着让他提臀,拿着柳条在翔哥屁股上抽了两下,力度明显比上一次更大了一些。

“提~臀我是翔哥,我怕谁。~”教官声嘶力竭喊着。

翔哥臀没有提,脸倒是憋的通红。

“彭~我是翔哥,我怕谁。~”一个响屁在翔哥屁股里喷出来,估计正好喷在教官身上。

“对不起教官,我实在受不了了,没控制住”翔哥扭过头对正在他身后像是受了奇耻大辱的教官说。

安静的方队瞬间被各种各样的大笑炸开锅。

然后,翔哥像向日葵一样在操场的正中央跟随着太阳的方向站了一下午,整整站到晚饭时间。因此,翔哥晚饭比平时多吃了两屉肉包子。

军训结束,翔哥被分到17班,和李维一个班。隔壁的16班里,是峰爷,耗子和大拿。

五个人从小就在一个家属院里长大,先是光着屁股和尿泥,后来是五个人分成两派打枪战,有时候打急眼也会发生流血事件,好几次李维都追到耗子家里要拼命,一顿饭的工夫就又滚到一块。再后来,就是几个人趁大人不注意拿了烟跑到锅炉房里偷偷抽,第一次都呛得眼泪横流。

五个人一起混到高中,成绩倒是不相上下,都是班里数一数二的,只不过是倒数。

语文课上,翔哥把语文课本支在桌前,趴在课本后面睡大觉。睡美了,竟然在课堂上打起了呼噜,心宽体胖的翔哥打起呼噜来惊天地,泣鬼神。

语文老师抄起手边的黑板擦狠狠抡过来,呼噜声没停,倒又多了惨叫声。黑板擦跑偏砸到旁边的李维,全班哄堂大笑。笑声竟也没吵醒翔哥。

语文老师气急败坏的走了,受益于翔哥,全班上了多半堂自习课。

课间时候,李维冲着翔哥耳朵大吼一声。

“要死啊!”翔哥诈尸般吓得蹦起来。

“你丫才要死,课堂上睡觉也就算了,你丫还打起呼噜来了,打呼噜也就算了,还他妈的让老子挨了一板擦。”李维揉着头上慢慢起来的包。

翔哥显然不知情,眯瞪着眼又趴下继续睡。这次,没打呼噜。

第二节历史课,历史老师性格一向平和。课上到一半时,溜达到翔哥旁边,敲了敲桌子,“张国翔同学,麻烦你醒一下,把语文课本换成历史课本再睡好吗?”

翔哥觉得没有谁比得上历史老师善解人意,自此不管上什么课,只要睡觉肯定拿历史书挡在桌前,以示对历史老师的感激之情。

期中考试后正好赶上放月假,学校规定放假当天上午要大扫除,下午才能离校。

隔壁班的峰爷,大拿和耗子过来找翔哥和李维,五个人商量上午就离校到网吧玩游戏。

教导处的三个主任直接坐在校门口守株待兔,五个人在学校大门处晃悠了半个小时也找不到机会溜出去。

最后只能去爬墙。万一被逮到就要陪教导主任锻炼身体,下午也回不了家了。可是情况危急,不容犹豫。

四个人有在上面拉的,有在下面推的。费了好大劲儿翔哥才爬上来,其余四个人都利利索索的跳下去了,留翔哥一个人在墙头。

大家问翔哥行不行,翔哥不知哪里来的自信“没问题,上来难,下去就容易多了”

然后就听扑通一声翔哥华丽丽的跳下去了,紧接着又听到一人噗嗤噗嗤的喘着大气往这边跑。

五个人以为是教导主任,都吓了一跳。缓缓神儿再看是种地老大爷。大爷三步并两步的跑过来一把抓住还没来得及爬起来的翔哥,大喊着“小兔崽子,今个你哪儿也别去,赔我的麦苗”

学校在城郊建的,学校四周都是庄稼地。绿油油的麦田在微风的吹拂下频频向翔哥招手,唯独他周围的一片麦苗一副病殃殃的样子,垂头丧气,缺胳膊少腿的。

“走,去你们学校找你们老师,看看是怎么教育出你这样不知道珍惜别人劳动成果,不知道爱惜粮食的学生的”大爷拼命拽着还摊在地上的翔哥。

其余四个人站在不远处看着使出吃奶的劲儿拽森哥的大爷和坐在地上纹丝不动的翔哥早就乐的上不来气儿了。

翔哥指着幸灾乐祸的四个人说“大爷,他们四个刚刚也是在上面跳下来的,你咋不去抓他们去见老师”

大爷一脸正气的说“我不管他们,他们几个跳下来时都是站着的,没伤了我的麦苗,就你,你跳下来压倒了这么一大片麦苗”大爷指着倒下的一片麦苗心疼的不得了。

翔哥一字一顿的说“我~没~想~到~我~会~倒~”

大爷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啥?就你这两百斤的肉坨子你还指望跳下后还直挺挺的立着?”

翔哥接着又嘟囔的啥都淹没在四个人如潮水般的大笑中。

最后翔哥怎么脱的身只有翔哥自己知道。

高中毕业后,李维,耗子,大拿找了个大学继续混,当然,三个人不是同一个学校。

翔哥和峰爷选择了一条光荣的路,当兵。

峰爷南下去了广州的一个部队,翔哥则留在了离家较近的北京。

人都说新兵三个月,熬过来就算是出头了,可是翔哥不到一个月就给其余四个人挨个打了电话,算是报平安了。

“兄弟,哥们儿回来了昂,放假回家来找哥们”

四个人都惊的掉下巴瞌子。

翔哥在部队和一个肩章上有几毛几杠的干部的孙子在一个寝室,那个人就先简称他为孙子。

孙子每天都不用操练,每天都让寝室里其他人给他洗袜子,叠被子。

某天,孙子让翔哥给他打洗脚水,翔哥直接把自己刚洗完脚的水泼到孙子头上。互相拳脚相向后,翔哥身上挂了彩,那孙子也破了相。

后来,孙子的爷爷知道后一着急一生气一发怒就跑来给翔哥道歉了。因为翔哥大舅肩章上的几毛几杠比那孙子的爷爷的几毛几杠还要高一级。

翔哥也一着急一生气一发怒不依不饶了。厚着脸皮硬说自己被孙子打出了内伤,孙子爷爷问翔哥想怎么解决,翔哥大义凛然的说“老子不干了,让老子回家看病养伤”。

翔哥其实是给自己找个回家的理由,要知道,当兵的一旦进入部队,不到年限是不能说不干就不干的。半路跑回家的就是所谓的逃兵,是要受军事处罚的。

刚进入部队,每天面对高强度的训练,翔哥早就受不了了,想想还要过两个多月非人的日子,翔哥愁的晚上都睡不着觉,他一刻也不想再呆下去了。翔哥这次确实很怂,他一直都承认自己要是在战争年代就是名副其实的逃兵。

翔哥如愿的提前“退伍”了,他的军人生涯短的不到一个月。

翔哥在家呆了不到两个月就又回到北京了,不过这回不是当兵。翔哥在网上找了个民办大学,开始了绚烂无比的大学时光。

翔哥大学学的计算机,算是理工科,理工本来女生就少,何况翔哥本身的质量还不怎么好,所以他的大学时光与恋爱无关。如果去找翔哥,他不是在网吧,就是在通往网吧的路上。大学三年,翔哥练就了一身打游戏的好身手,各种游戏,样样精通。

荒废的日子总是短暂,三年的时光匆匆而过,转眼大学毕业了。

其余四个人也毕业的毕业,退伍的退伍。五个人聚在家属院门口的小饭馆里喝的烂醉。

峰爷和大拿在本地拿国饷,吃皇粮。李维留在天津谋求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耗子自己做了个小生意。翔哥也在电视台谋了一份工。

渐渐的,大家开始谈恋爱,接二连三的结婚,陆陆续续的生孩子。当然,除了翔哥。

其实,翔哥是公认的暖男。

1.会做饭,而且做的味道很棒。

2.性情平和,基本没见他发几次火。这一点估计是继承了高中历史老师的。

3.对女生格外的体贴照顾。

峰爷老婆想吃周黑鸭,峰爷单位走不开,给翔哥一个电话森哥就在城东买了周黑鸭给住在城西的峰爷老婆送到家。

大拿老婆抱着孩子来吃饭,翔哥好歹吃两口就忙着帮着看孩子,拿尿不湿。

耗子老婆不胜酒力,翔哥每次都帮着解围替她喝光。

几位女士纷纷感叹自己嫁错了人。

翔哥也在一边嘿嘿笑着嘟囔“得森哥者,得天下”。

前几天大拿老婆又给翔哥介绍个女孩,是一小学老师,两个人在微信上聊的火热,直到翔哥发过去一张自己的照片,对方就再也没有搭理过翔哥。

“哈哈哈~~估计我长得太辟邪”

路边撸着串儿,翔哥打开微信给大拿,耗子,峰爷看聊天记录的时候,自己竟然乐得像肉包子一般满脸褶子。

那晚,号称百杯不醉的翔哥彻底喝醉了。

烂醉的翔哥嘴里只是反复一句话“我是翔哥,我怕谁~”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55网址发布于眼镜蛇部队,转载请注明出处:我是翔哥,我怕谁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