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你本是绿叶,何必强做红花

来源:http://www.shanghai-sourcing.com 作者:眼镜蛇部队 人气:134 发布时间:2019-11-14
摘要:我有一表侄,年龄和我仅相差一轮,本科计算机专业毕业,工作三年有余,在单位属于内功深厚,沉默实干型员工。可他内心却是相当澎湃的,每次与我喝酒到量时,总是频发感慨,抱

我有一表侄,年龄和我仅相差一轮,本科计算机专业毕业,工作三年有余,在单位属于内功深厚,沉默实干型员工。可他内心却是相当澎湃的,每次与我喝酒到量时,总是频发感慨,抱怨人不逢时,世事弄人,觉得如果自己早出生二十年,现在必定是柳传志、雷军、刘强东级别的人物。在酒精作用下,我常敷衍唏嘘,说些表侄志向远大,不久将来必成大器之类虚无缥缈的屁话,顺带鼓动表侄第二天上班去跟领导提意见提要求。然而每次第二天酒醒,表侄通常又是挂着那张苦大仇深的脸去任劳任怨的上班了。

你本是绿叶,何必强做红花。最近一次表侄来找我喝酒,气氛却转暖了,一改往常抱怨的口吻,开口闭口都是公司唯才是用,领导再世伯乐,兴奋表情尽显于脸庞,手舞足蹈间连干数杯。我问后知晓,表侄因直接上司生病住院,公司便将一个项目交给表侄负责,原表侄所在团队由他暂时代为管理,可以说当时表侄的幸福指数接近爆表。我仍是在酒精晕眩中鼓励他机会难得,抓住了就要好好把握,别辜负公司和领导对他的一番期望等等。

一个多月后我在店里喝着清咔,沉浸在午后阳光的沐浴中,表侄却灰头土脸的出现我面前,像似铩羽而归将士,丢盔弃甲般地倒在咖啡店的软沙发中,一时尽没爬起来。我贼笑着问他是不是项目终于大功告成了,他用吃奶的力气撑着桌边直起身子,双手搁着颓废的脑袋趴桌上,目无神色的表示项目失败了,他的代理岗位也被撤了,领导痛批他一顿,说表侄做事缺乏大局观,自我为中心,沟通能力欠缺,集体意识薄弱等一系列问题。

我瞄了眼失落的表侄,问道:“咋了,这就没斗志了,那个自诩马云的小子呢?”

表侄头也没动,斜着眼珠盯着我问:“小舅,你说我是不是只适合做个程序员?”

你本是绿叶,何必强做红花。我点了根烟,望着窗外蓝天白云下匆忙的车流和行人,模糊在我吞吐的烟圈中,缓缓说道:“跟你说两个我朋友的故事吧。”

第一个是老冯的故事。

老冯,人送外号冯班,因原是单位驾驶班班长而得名。老冯是部队退伍后分配到单位的,据他说当时可供选择的单位很多,如税务局、财政局等等,那时候觉得单位收入高又稳定就选了这里,没想到三十年风水轮流转,后来公务员吃香了,税务和财政更是政府机关中香饽饽的部门。而老冯就职的单位走上国企改制的道路,朝市场化股份制企业方向变更,首当其冲的便是公车改制,单位把驾驶班给取消了。

单位领导只给老冯留了一条路,就是下一线网点做业务,说是锻炼一两年把他提为网点负责人。为了这事,老冯在领导办公室足足呆了个把月,理由是老冯说自己干不了业务,也没能力做网点负责人,他希望能调到做内勤的岗位,即便类似仓管的也无所谓。结果领导指着老冯鼻子骂他没出息,连当兵时那点魄力和勇气都没有了等等,老冯被训愣了,为了争口气硬着头皮下了一线。

一线网点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业务员必须和负责人统一战线,才能享受荣华富贵,否则便会被负责人丢到窗口或是遣返。老冯脾气倔,原先在驾驶班就看不惯各网点负责人的为人处事,这下硬让他跟负责人蛇鼠一窝般混在一起,甭提多别扭了。负责人摸透了老冯的倔脾气,耍了套欲擒故纵的手段,直接让老冯上窗口工作跟小年轻们一起干活,等老冯自己受不了找他谈话时,才让老冯转做业务员。就这样老冯被迫着跟网点负责人穿起了一条裤子。

一次酒桌上我羡慕着跟老冯说:“冯班,现在可比驾驶班舒服吧,天天跟着领导吃喝玩乐,收入又不少,等哪天你爬上负责人职位了,我来给你当跟班。”

你本是绿叶,何必强做红花。老冯却总会递我根烟,喝口酒略表无奈着说:“兄弟,得了吧,我这也是为了糊口才顺着领导的,不然单位早让我下岗了。做负责人,我自己几斤几两重还是有数的,再说那口饭也不是我这类人吃得下的。你瞅着,现在单位大改革,没多久肯定会有人事大变动,这些土皇帝般的网点负责人都会调岗。”

我兴奋着举杯庆贺道:“那你的机会来了,以后兄弟我全靠你关照了!”

老冯并没有接我的话,深深抽了口烟,把杯里的酒一口干了。

半年后单位人事大变动,老一批的网点负责人全部下岗调回集团安排职务,新任命的一批负责人也在OA中公示了。我难以抑制心中喜悦的在公示中寻找老冯名字,结果并没有他,四处打听后才知道老冯尽主动申请去集团做仓管了,据说他是在董事长办公室蹲了半个多月才得到批准的,原本他是新的网点负责人之一。

我带着诧异的困惑约了老冯晚上在夜排挡喝酒。他还没落座,我就暴风骤雨般的责问他为什么会这样选择。老冯炫耀着满脸灿烂的笑容,洒脱的点了根烟说道:“你还年轻,不懂!难道真想跟我在网点混日子?”

我眨巴着无辜的双眼,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却吐着烟圈,眯着小酒,打开话匣子。

“其实人要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长短处,优劣势。我这样脾气性格的人,只适合做内勤工作,做业务,当负责人,要魄力没有,要威信没有,要口才没有,要学历更没有,即便当了也干不长,最终还可能摔得很惨。单位就是个小社会圈子,要认清自己的位置,要摸清周边的环境,要理清同事的关系,枝头上的红花不是人人都能当的。我生来只适合做绿叶,就是个普通员工,朝九晚五养家糊口,安安稳稳过平凡日子。不也是一样的幸福么!”

当时的我还很年轻,完全听明白老冯的意思,只是觉得他怪可惜的。后来老冯在集团工作出色,连续被评为优秀员工,领导曾几次要提拔老冯,都被他委婉拒绝了,听说他回绝领导的话就是他只适合做仓管。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孙忽悠的。

孙忽悠,人如其名,嘴巴吐出来的话十句中有十一句是假的。

孙忽悠也是部队退伍转业进的单位,与老冯不同的是,他是侦察兵出身天生就是跑业务的料。网店上他与负责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堆,在客户面前负责人是逗哏孙忽悠就是捧哏,在员工面前负责人是红脸关公孙忽悠就是白脸曹操,在领导面前负责人是光鲜的主角孙忽悠是背黑锅的负角。如果说老冯是距离枝头红花最远的一片绿叶,那孙忽悠就是距离枝头红花最近的那片绿叶。

我的实习期是跟着孙忽悠的,他总是教导我要多拍负责人马屁,要事事听负责人的,要随叫随到,说业务员就要下得了火坑上得了刀山,背得起黑锅弯得起脊梁。我极力得表示不赞同,这还有尊严么,不跟旧社会的狗腿子一副德行么。孙忽悠却贼笑着表示尊严值几个钱,能工作稳定收入稳定家庭稳定才是硬道理。

孙忽悠在单位人缘并不好,但在管理层的人气却颇高。原因是他常借着审批业务的机会拍管理层马屁,在借用管理层下压单位员工优先办他手头的业务。我是看不惯就说的人,几次过后就责备孙忽悠别老是对同事大呼小喝的,咋没见他对管理层指手画脚的呢。孙忽悠却不屑的表示对上只需要糖衣炮弹,对下就要用大棒加金元的政策,还让我要好好学习这套本事。

单位人事大变动时,牵扯到的并不单单只是网点负责人,包括孙忽悠在内的网点业务员也全部被下岗了。孙忽悠天天都到集团办公室报道,等着被分配,还不忘时不时帮领导端茶递水。我见了便讥笑着说他:“你的糖衣炮弹效果不咋样,那些管理层的也没见来给你说好话,或是把你拉到他们部门去。”

孙忽悠在我耳边悄悄说:“你不懂,现在这情况每个部门领导都自身难保呢,谁还会关心咱。你瞧着,等中层干部全落实好了,上头把我分配到哪里,保证不会有退货的情况出现。”

我唏嘘的表示不信,说:“孙忽悠,你又在扯皮了,似乎少了你,网点转不动一样。”

“你别不信,我这样的虽然不可能做领导,但肯定是网点负责人必不可少的左臂右膀,再说了我这么多年关系白搞的么,我孙忽悠也是混口饭吃,只要平时听话做事卖力,哪个领导会嫌弃呢。”说着他便甩着手臂去其他部门溜达了。

后来新网点负责人上任后不久,就听说孙忽悠被分配到了一个效益不错的网点上做业务员去了。我当时看着他的调动通知,心里感慨这家伙脑袋瓜还真不是盖的,有两下子啊。

人事调动后不久,孙忽悠来集团批业务时,随手丢了包烟给我,眯着小眼笑着说:“咋样,我没忽悠你吧。”

我对他竖了下大拇指,说道:“你小子,有一套啊,来,发表点经验之谈,让我也学习学习。”

孙忽悠一改往常嬉皮笑脸的样子,正经的跟我说:“我就是个当兵的,有啥经验。只不过是把自己位置摆正了,审时度势,别去瞎想那些有的没的,做好自己本职工作,服务好领导呗。工作中的事情瞬息变化,如果认不清楚自己的位置,那更别提默摸清楚别人了,最后横冲直撞的肯定会把自己弄得遍体凌伤。像我这样的位置就是衬托红花的绿叶,可你要知道红花开过就会凋谢,做衬托的绿叶可是有常青的。”

就这样孙忽悠一直坚守在网点业务员的岗位上,听说后来负责人换了几任,可他却从没被调动过,当然也没有被提拔。

时隔多年,当我在事业道路上摸爬滚打跌跌撞撞后,才慢慢领悟老冯和孙忽悠那些话语的内涵。许多人都想攀上枝头做红花,可攀上了这棵枝头就会期望做更高枝头上的红花,然而有多少人在攀爬时,先掂量过自己的分量适合在哪个枝头充当什么样的角色。躁动的社会似乎让我都失去了理性的思考,一味得只想往高处走,孰不知自己本来就是片绿叶,非要拼命往上爬,结果爬得越高摔得越重伤得也越深。

我转头望了望一脸迷茫的表侄,他仿佛还沉浸在故事中,我过去拍了下他肩膀,他惊了下从软沙发上跳起来,”小舅,我有点明白了。我现在就回去上班了。“

”都下班了,傻瓜!走,陪我喝酒去。“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55网址发布于眼镜蛇部队,转载请注明出处:你本是绿叶,何必强做红花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