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银魂同人】【青葱】不管是什么样的电视剧都

来源:http://www.shanghai-sourcing.com 作者:眼镜蛇部队 人气:116 发布时间:2019-11-28
摘要:老实说,大江户电视台开始放那部所谓的大河剧的时候,土方是没打算看的。 倒不是说不好看。片子讲的是武士的故事,情节够精彩,演员阵容也够强大。所以与其说是因为片子本身的

老实说,大江户电视台开始放那部所谓的大河剧的时候,土方是没打算看的。
倒不是说不好看。片子讲的是武士的故事,情节够精彩,演员阵容也够强大。所以与其说是因为片子本身的缘故,还不如说是土方十四郎对这种太过正经的节目不感兴趣。
说来有这种想法的可能也不止他一个,实际上最早的时候只有冲田一个人在看而已。
那么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一话接一话地看下去的呢?
哦对了,是从那天冲田指着电视说“这个人很像你”开始的。

“土方先生,这个人很像你诶。”
背对着电视坐在门口,土方正在忙着擦他的佩刀,头都没回地随口敷衍了一句。
“哪里像?”
“名字。”
砰咚!手滑……
险些没被自己那把RP的刀砍到的土方额角上顿时青筋直冒。
“我说总悟你脑袋有问题么??”
【银魂同人】【青葱】不管是什么样的电视剧都要给我从头看到尾啊笨蛋们!。“诶呀,这个人像我呢。”
丝毫没理会土方的反应,电视前面的少年继续感叹道。
【银魂同人】【青葱】不管是什么样的电视剧都要给我从头看到尾啊笨蛋们!。“又是名字?”
“不,别的地方也是哪……”
这回土方转过了身去,颇认真地看了一会。
“别开玩笑了,你哪有那么可爱。”
说完他刚想回过身去继续倒腾他的佩刀,就听到冲田兴奋地叫道。
“诶呀没错!就是这里最像啦!”
于是禁不住又回过头去,结果看到屏幕上那个名字像自己的人正被那个名字像某人的人用木刀击中头。
“一本!”
“啊哪,看到了吧,土方先生当年你不就是这样的嘛……”
少年一脸满足地托着腮侧躺在电视前面,边吃零食边感叹道。
“真是让人怀念哪……不过打得也太轻了些,应该把面罩还有底下那颗脑袋一起敲碎才对……”
“喂喂!!”
土方真有种举起手里的刀来当场敲碎某人脑袋的冲动,可行动上却只是死死盯住了电视的画面。
咳,那个名字像我的老兄……我说你就别让这小子得意下去了好不好??漫画就算了谁叫作者是变态这种正经八百的电视剧里你还让某人S你说你这样还算是人类么你妈到底是谁啊???
【银魂同人】【青葱】不管是什么样的电视剧都要给我从头看到尾啊笨蛋们!。总之,土方就是抱着“一定要看到某人让某人尝到厉害”的目的,开始看那部片子的。
靠,蛋黄酱不发威,你当我是剃须膏么??

有的事情一旦有了开头,后面也就不知道怎么的胡里糊涂地一股脑继续下来了。就像那部叫什么大河的电视剧,土方和大伙一样看着看着就看成了习惯,渐渐地到了不看不行的地步,也忘了起先到底是为什么才看的了。
不过必须承认,那里头的几个主角也确实有点像自己还有身边的这群人。名字不说了,连怎么走出乡下道场开始给幕府办事这个前因后果都有点似是非是的,可就是个性上绝对差到离谱。
和土方当初猜想的一样,电视剧里的大伙一个个都太正直了,正直到有点残酷的地步。明明是故事,可非要讲得比看的人实实在在地过的日子还要严肃,难怪收视率总上不去呢。
-能把这种片子看到很投入的人,大概也就剩下身边这帮子头脑简单的笨蛋了吧。
看到每天一到钟点就兴冲冲地准时扑向电视的那群人时,土方都这么想。
不过他似乎从来也没想过跟在后面一起过去的自己到底算是什么。

每天聚在同一个房间里看电视的人里面,永远都会搀杂着一个浅棕色的小脑袋,因为颜色不一样所以格外显眼。好几次土方都是等电视剧放完了才想起来这家伙明明应该是在当值中的,于是自然少不了一通有关工作中偷懒问题的家常便饭式的教训与反教训。
这之后土方必定是会坐在被火箭炮轰得一塌糊涂的院子里,顶着半个脑袋被烧焦的头发一边抽烟一边问天问地问祖宗他上辈子到底欠了那个黄毛小子什么。
还有就是他俩到底谁是上司啊???
说起来跟电视剧里的人比最不像的人恐怕就是这只S成性的懒鬼真选组队长了,要是这家伙能有那里的那个冲田一半的单纯听话,现在他也不必每天操心操到脑细胞大量死亡而且时时刻刻都有生命危险了吧。想想自己能活到现在还真是不容易哪。
唉,这就是所谓的世风。不管是严肃还是KUSO,是正直还是BT,变着法地不让人如愿那才是王道。
简直混帐透顶顶上还长着要命的蘑菇呢。

真选组的一天二十四小时总是过得风平浪静同时又硝烟弥漫,反恐部队的活说好干也不好干,虽说那群恐怖分子多半和自家这边的队士废柴得半斤八两,偶尔受伤也多半是事故原因或者内讧。
“土方先生,你还活着哪?”
土方的反应自然是暴跳。靠!这小子这回连疑问句都换成反问句了,没的说,拔刀吧!
于是一分钟后他理所当然地又一次砰然倒地。
“呐,我说土方先生呀你又忘了么,我好歹也是真选组里最强的男人哪,对我拔刀可是没有好下场的咯~就连电视剧里你都还没有赢过我诶。”
少年居高临下慢条斯理地说着,土方额角上的青筋就开始一跳一跳。
“那TM哪里是你了??真搞不懂那个叫空知的哪根弦不对弄出你这么个腹黑的混蛋冲田总悟。”
“哦,也是哪。”
少年依旧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只是略微朝他挑了挑细细的眉毛,顺手把刀收回鞘里。
“电视剧里的土方先生也没有你这么没用啊废柴蛋黄酱星人土方十四郎。”
“……”
“……”
“去死吧你。”
“这是我的台词诶,请土方先生自创名牌不要盗版,否则我要以侵害知识产权罪逮捕你哟。”
……
……

看到了吧,就是这样的日子。一成不变的白天陷害夜里诅咒,永无休止的以下犯上火力全开。土方承认在某些方面自己确实不是S星王子殿下的对手,不过看在伙伴的份上自己一向都是大人有大量,懒得去和小孩子计较。
那时候他还没怎么想过自己和那个孩子之间永远处于地位颠倒状态的根本原因究竟是什么,也没留意到自己到底为什么整天被那个孩子轰杀+砍杀还能安然无恙地活到现在的。
老实说仔细想想的话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难回答。
尽管S星王子一向把诅咒他的话当作口头禅,但实际上从没有做过任何对他产生实质性伤害的事情。
说是受伤的因素多半来源于事故和内讧,但真正因为和那个孩子对峙而受伤的记录,自始至终都是零。
每每到了快要危急到他的时候,都会自动收手,然后再用那些惹人火大的言语奚落他一番,“啊啊土方先生你可真是没用啊”之类的,把他气得忘记了之前的那些个事实。
那么他自己呢?虽然会把“去死”挂在嘴边上,可如果对象是某王子,那个稍微认真几分的“切腹”就几乎从来没有出现在他的台词里。
就算是“去死”,之前的对象也一定是“冲田”,不是“总悟”。
总悟,那是只有在需要同伴的时候,才会下意识地脱口而出的名字。
对他来说,不管这两个字所包含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也绝对、永远都不会是厌恶。
只不过了解到这一点的时候的事情着实把土方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是电视剧之神真的显灵了呢。

不管这世界究竟有多么无厘头多么BT,人总归还是免不了要生病的,就算他是S也好什么也好。
冲田生病的最初起因,大概是某次不慎落水的缘故,想想还是托万事屋老板的福。
起先只是有点感冒,谁都没有多在意,觉得反正也快到夏天了,很快会好的吧。
后来就渐渐地开始咳嗽起来。但即便是咳嗽得一天比一天严重的时候,也还是没有什么人注意。就算是注意到了,也照样不会有人故意去往多么多么严重的方向上去想。
所以土方有时候真的想不透,生来就头脑简单到底是好是坏呢?

那天又轮到土方和冲田一起当值,他还边走边想着这下子那家伙没机会偷懒了,身后却传来了S星王子倒地的声音。
确定这不是某人为翘班而耍的花招之后大大吃了一惊的土方赶忙过去抱起失去知觉的少年,一摸额头烧得滚烫,他这才想起来这小子是S根本就是玻璃剑脆弱得紧哪,连忙打电话到医院叫救护车。
救护车赶来之前少年醒来了一回,睁开迷离的大眼睛虚弱地喘着气说了一句“土方先生,电视剧要开始了哪”,就又睡了过去。土方什么话也没说,收紧手臂把怀里的少年抱得更紧。
夏天已经到了,少年的体温也高得灼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土方却觉得浑身都是冰冷的不祥预感。

因为还得工作,所以土方陪冲田到了医院,看着医生跟护士们接管了昏睡中的棕发少年以后就回去了。
电视剧开始的时间确实已经过了,但那天看电视的人群里面没有了那孩子。土方走到房间外面刚想把大猩猩叫出来告诉他冲田的事,那一刻故事刚刚好发展到名字很像那孩子的那个孩子不幸地患上肺结核的那里。
土方记得当时自己嘴里叼的香烟掉在了地上,之后他想也没想地立刻扭头奔向医院。
一路上他都觉得心跳得有点不正常。
大江户开国这么多年,结核早不是什么不治之症;可是这并不意味着没有不能治的病。就算是天人的技术,也救不了所有人的命——如果能的话那还要坟地干什么??
想到这里,土方也只能不情愿地承认自己在害怕,而且,是怕得不行。

等他到的时候医院的检查报告已经出来了,结果只不过是肺炎而已。
虽然只是肺炎,但是高烧烧到了三十九度,也只能暂且住院治疗;土方出现的时候冲田的主治医生刚刚好放下电话——打往屯所通知病人家属来办住院手续的。
夏天也会得肺炎,某只S王子还真是稀有动物,土方想着,长长地叹了口气。
刚刚那些无谓的担心这时看来实在有够KUSO。想想也知道这种恶质的人怎么可能够资格得上什么高级病,更何况那混蛋的腹黑细胞怕是连传说中的AIDS来了也能给他S个干干净净吧!!
可是,他就是提心吊胆了一回嘛你说能怎么办,那颗叫做心的东西直到这时还在上上下下哪。
所以站在病床边上,看着冲田吊着点滴带着脸难受的表情一声不响地睡着,土方有点绝望地拍着脑袋心想自己果然也是个笨蛋哪。

后来那阵子近藤天天往医院跑,说是怕头一回住院的冲田身边没人陪着会觉得寂寞。这个说法让土方险些倒地。那个混蛋?寂寞?哼,留医对他来说不过就是有了更加充足的时间来计划着怎么整死他这个倒霉的上司吧?
这么想着,土方把院子里打羽毛球的山崎叫了进来。
“把这个送到医院去。”
千果子,金平糖,一大堆杂七杂八的零食,都是某S王子平时最中意的。
山崎抱着那个鼓鼓囊囊的袋子离开房间,土方吐了口气,把烟蒂按在烟灰缸里。
东西送到是送到,但是有某人在的医院,他是死也不再会去的。而且确实一次也都没有再去过。
“十四你不过就是不想看到那家伙没精神的样子吧?”
某一次大猩猩这么说道。
“切。我是不想让医院给火箭炮毁了而已。”
土方带着满脸鄙夷的神色哼了一声,转过头去望向夏日里满是星星的夜空。
-近藤也是,知道就好了呗,还说出来干嘛呢?
他叹了口气。
缺少枪声炮声咒语声的晚上,可真是安静啊。

两星期过去后冲田出院照样是大猩猩过去办的手续。他走以后土方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抽烟,就觉得太阳穴附近有什么东西一抽一抽地抻着难受。——果然。他苦笑了一下,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出租车停在医院门口时,刚好看到一只猩猩和一只S星生物正从里面走出来。近藤看上去很高兴,笑得一脸傻样的灿烂,并肩而行的少年似乎略微瘦了一点,不过很显然元气是恢复了——走到近前二话不说向着土方拔刀就砍。
“总……总悟!你干什么呀??”
和往常一样险险地躲过,土方叫道。
“给你的谢礼啊土方先生,”少年波澜不惊地回答道。“感谢你不露脸的关照。不过如果能把副长的位子一并让给我的话我会好得更快一点的。”
“……”
“顺带一提,因为怕土方先生在点心里面下毒,所以那些东西我全都分给医生护士还有隔壁叔叔的狗吃啦。”
“……你这混蛋给我去死!!”

果然某人出院的直接结果就是医院附近立刻一片刀光剑影,可怜的司机吓得窝在驾驶座上一动也不敢动,一边的近藤则头也不抬地把冲田住院用的东西往车子后面的行李箱里塞。之后他把箱盖就那么砰得一声合上,围着车追来躲去的两人就像是约好了似的立刻停止了互砍。
大猩猩坐进前座时,旁边的司机还在瑟瑟发抖中。等到冲田钻进习惯坐的后座,土方从外面把车门关上了。
“你们回去吧,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
他对有点困惑的近藤说道。走出两步去,听到车子发动的声音,他想起了什么又转了回来。
俯头敲了敲后座的车窗玻璃,里面的少年把窗子摇开一半。
“电视剧的录影带在倒数第二个抽屉里。”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几分钟之后那辆车从土方身边轰隆隆地开过,将要超前的时候突然从后窗里飞出来个纸团样的东西,不偏不倚地打在走路的人头上。
土方弯腰把它捡起。的确是个纸团没错,原料是某种零食的包装纸,那东西他前些日子还买过来的。
“乱扔废弃物是要罚款的哟,总悟。”
小声咕哝着,嘴角却情不自禁地上翘。土方重新掏出香烟来点上,顺手把已经掐灭的那一支连同那件废弃物一并投进垃圾箱。
一阵风吹过,那张已经展开的皱巴巴的包装纸飘飘荡荡地在一堆垃圾上面翻了个个,露出白色的底面。
只见那里用黑色碳笔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字:
“ありがとう、死ね”(谢谢,去死吧)

再后来,炮火纷飞的日子开始一如继往地在一片宁静祥和中过下去,直到那天。

那天,两个月的电视剧终于连最后一集也完了。
结局当然不好,这点土方从一开始就知道。正直地活在一个聪明的世界里,不快活的事情自然比乱七八糟地活在一个白痴的世界里多得多咯。
不过就算他不懂得这点,也不会像旁边的大猩猩那样哭得淅沥哗啦——喂喂太丢人了吧???
还有坐在后面的那群混蛋——因为是大结局所以能来的都来了——哭什么哭啊不过就是电视剧而已么太没出息了吧再哭叫你们全体切腹哟!!!
没错,不过是演戏而已。就算某人某人某人和某人某人某人很像,那也不过就是名字像而已。
这里的冲田没有那么乖巧听话,这里的近藤不过是只好心眼的废柴大猩猩,这里的土方……总归还有蛋黄酱做伴吧。
电视剧都是假的——就算是真的那又怎样呢?
蛋黄酱总有一天会过期,时代也好电视剧也好人的生命也好这部漫画也好,也总归有一天是要结束的。
所以现在与其替电视剧里的人郁闷,倒不如想想办法尽量让自己活得痛快点吧??
所以那群笨蛋,还真是天真哪。
土方不屑地“嗤”了一声,眼角余光扫过侧后方那抹浅棕色,嘴角略微朝上弯了弯。
貌似除了蛋黄酱还有什么来的。

哭完了默完了感动完了,大伙各自回各自的房间睡觉去了。土方跟在后面,不用回头也知道身后只剩下冲田一个人。
于是,在走廊变得空空荡荡,一双手从后面伸过来抱住他的时候,他没半点惊讶和犹豫地转过身,一把将矮他半个头的少年拎起来扛到肩膀上,继续朝自己房间走去。
“我说土方先生……”
“……什么?”
“你这混蛋就不能换个体面点的抱法吗?”
土方笑了。
“不用了。你的话,也就配用这种抱法。”

那天夜里土方的房间彻底沦为战场。
甚至都还没等到那扇拉门被从里面关严,战斗就已经打响了。

以往的唇枪舌剑升级成为实质性的互相啃咬,炮火长刀却退化成原始的近身撕打。不过发展到这一步时两人以及这个房间都还毫发无伤,被殃及的只有那两件看起来很体面的制服,不过也只能说天生就是外表中看但却穿脱麻烦是它自己的运气不好。
“……土方先生,和未成年人发生这种关系是违法的哟……”
此次没有使用虾型锁绝招,棕色头发的少年老老实实地躺在下面,趁着难得的唇齿空闲发话道。
“大江户宪法上没有写着禁止和未成年天人发生这种关系,S星来的王子殿下。”
土方十四郎有点喘息地说着,右手用力一拉,拽下一整条制服腰带。
“那土方先生,强暴也是违法的……”
少年一边说,一边毫不客气地对着被他指控为强暴犯的衬衫狠狠扯了下去,一颗纽扣应声弹开,导弹一般直冲天花板,随后叽里咕噜地滚向最远的屋角。
“……你这样也算是被强暴么?”
俯在上方的人直直地看着那双拿惯了刀和火箭炮的手继续撕扯着自己制服裤子的拉链。
“要是被你弄疼了那就是了。”
土方心想这个混蛋永远也不懂得什么叫做应景。不过其实本身也没有什么气氛可言,算了吧。这时他的眼光落在冲田总悟散乱的头发泛红的脸颊和半敞的领口,突然觉得这样子其实很好看。
然而不等他看够,下面的少年就扳过他的脸去,地地道道热火朝天的又一轮口舌之争。
宁静夏天的房间里温度渐渐上涨,啊呀,空调又坏了么?知了睡了可是明显有人还醒着,还在断断续续又锲而不舍地说着破坏情调的话。
“……疼的话你就去切腹吧土方先生……唔……”

第二天早上土方出乎意料地是被一个恶梦搅醒的。
梦里什么什么都是白色的,就是那个他再也不想见到的医院里的白色。天空,地面,躺着的人的脸还有嘴唇都是这种什么都没有似的白,所以蓬松的棕色头发一颤也不颤的黑色睫毛还有挂在嘴角的那抹血一样的红色显得极其刺眼,让他怎么也没法鼓足勇气定神去看。与此同时,胸口上就像是压着座富士山一样,越来越沉,越来越透不过气。
好容易睁开眼,某种还热乎乎的不明液体哗啦一下从眼角溢了出来,土方伸手抹掉它,转头看了看四周。太阳早都高得晒着了屁股,某S星王子正在旁边裹着他的被单抱着他的枕头呼呼大睡,难得没带眼罩的脸上看似一派天真无邪。而自己的半个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某个连睡觉都要整人的家伙挤到了铺盖外面,横压在胸口上的也不是什么富士山,是上述的某人毫不客气地伸过来的一条胳膊。
然而不知道怎么的,这时候他竟然感觉像是松了口气似的。
真是,到底还是电视剧看太多了的副作用。

坐起来的时候,土方分外小心地把那只手挪了开去,难得地不想去吵醒那只偷懒成性的王子殿下。不过他以蛋黄酱的名义发誓这决不是因为害怕被某人用火箭炮顶着后脑强令切腹。
笨蛋,第一次不疼的的话才有鬼了。
他伸过手去够向塌边乱糟糟堆成一坨的衣服,却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香烟。左手一动,肩膀上某个地方就刺刺地疼了起来。
皱皱眉用手摸了一下,土方十四郎的指端分辨出那里还保持着某种超S生物牙齿的形状,这时两旁肩胛上也有几个地方也连锁反应般地开始隐隐约约地犯起了疼。
果然是全副武装一直到牙齿和手指尖……也就是说不管怎样也得弄出个两败俱伤来吧?
“总悟啊要是你能变得……”
突然他又想起了刚刚那个梦。于是自言自语的话说到了一半,硬是被咽回到了肚子里。
“算了,现在这样就好。”
恩,对,一直一直地就这样下去好了。

今天的大江户仍旧阳光灿烂,穿梭着天人飞船的天空下没有肺痨也没有弁天台场的枪炮。虽然不如意的事情仍旧多得数也数不过来,不过就算是这样,哪怕是废柴一点,也还是活着,最好。

FIN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55网址发布于眼镜蛇部队,转载请注明出处:【银魂同人】【青葱】不管是什么样的电视剧都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