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眼镜蛇部队纪念云雾缭绕的日子 | 左小祺

来源:http://www.shanghai-sourcing.com 作者:眼镜蛇部队 人气:112 发布时间:2019-11-28
摘要:   如今在公共场所遇到有人口里冒烟,甚或直向我面前喷射毒雾,我便退避三舍,心里暗自诅咒:“我就是这幅讨人嫌恶的样子。”——梁实秋戒烟成功后如实写道。 眼镜蛇部队纪念

    如今在公共场所遇到有人口里冒烟,甚或直向我面前喷射毒雾,我便退避三舍,心里暗自诅咒:“我就是这幅讨人嫌恶的样子。”——梁实秋戒烟成功后如实写道。

眼镜蛇部队纪念云雾缭绕的日子 | 左小祺。眼镜蛇部队纪念云雾缭绕的日子 | 左小祺。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来到高中,吸烟便更肆无忌惮起来,唯一不变的是场所大多还是厕所。在我对吸烟觉得有碍影响的时候是在高二。当我竟选为学校学生会主席之后,在一次期中考试刚结束的时候,我和同学在学校操场的角落吸烟来舒缓考试时带来的心悸,一个低我一年级的学弟从我身旁经过,对我喊了一声“主席”后,发现我在吸烟,他的双眉立刻呈现八字形,眼睛瞬间流露出惊讶的神情。我和他相互一笑,彼此心照不宣。心里觉得很是愧疚,从那以后我便不再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种无益之事。

眼镜蛇部队纪念云雾缭绕的日子 | 左小祺。眼镜蛇部队纪念云雾缭绕的日子 | 左小祺。    我是一个理科生,却在方程式有解或无解之中喜欢上了文字,郭敬明说:“一个理科生爱上了文字是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但越是这样生动形象的豪言壮语却越让我对文字痴迷不放,就连数学自习课上我也会拿出一半时间来读余秋雨的散文。在家中竟慢慢的养成一个习惯,每晚都会把自己锁在房间看书到深夜,在母亲入睡后偷偷吸支烟来回忆刚读过的文字。后来慢慢变成读几页书就必须要吸烟才能思考文章的意思。就像老舍《骆驼祥子》中写的祥子落魄后烟酒成为他的朋友一样,不吸烟怎么思考?不喝酒怎么停止思考?

    记得那是读初中时代,一群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孩子,在多年学校传承下来的恶俗风习影响中,三五成群的躲在少有老师出没的地方,偷偷品味吸烟的乐趣,可曾想这种场所大多是在臭味熏天的露天厕所,而我们那群可爱的孩子却乐钟于此。

    不知是不是从毛泽东时期流传至今的部队传统,来到部队后发现新兵连里所有的班长无一例外都是烟民,不知是不是巧合。我觉得有一定出入,就像冯骥才说的一样:必然是偶然中的必然,偶然是必然中的偶然。但新兵连是不允许新兵吸烟的,这对有好多当兵前烟瘾很大的战友来讲实属是一个折磨,这难以诉说的痛苦在吸烟者中个个心知肚明,慢慢的会涌露出背着班长和部队纪律偷偷吸一口烟的可怜同志。真的是一口,因为我也曾感受过七八个人围在一起吸一支烟的经历。更有甚者在打扫室外环境卫生时从地上捡到的半支烟像做贼一样偷着装入口袋,在适宜的时机与关系好的战友私自享用了,而这种紧张压力下的半支烟不知增深了多少曾经素不相识的战友之情。

    时过境迁,当我们成为上等兵或转为一期士官后,吸烟已经是光明正大可以做的事,但渐渐地我们开始讨厌烟酒,喜欢亲近自然,喜欢健康的生活方式。不想再用吸烟来证明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不想在运动时因为吸烟造成呼吸道病症而大喘粗气,不想在人群中忍不住吸烟而遭来厌恶的眼神,不想因青春年少吸的烟引发出老年后的各种疾病……

    可戒烟实属不易。马克吐温曾在书中写过:戒烟很容易,我一年能戒三四次呢。可也确实有戒烟成功的人存在。我身边的亲朋好友也有鲜活案例,但大多数是由得病无法再吸了才迫不得已的成为成功戒烟的案例。周立波在《壹周立波秀》上自嘲讲:“我妈妈指着一个戒烟成功的人对我说,波波啊,不要跟他玩,他连烟都能戒掉,他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笑过之后想想并非没有道理。我曾经竟然因为这么一个可笑的借口而使自己不想戒烟。我想:“我曾经经常用吸烟来打发无聊的时刻,如果戒了烟,无聊时刻我做什么呢?”现在想想竟如此幼稚。想去做一件事情,找一个理由就够了;不想做一件事情,会有一千个理由来阻挡。事实确实如此。为了曾经的承诺,我觉得我应当而且必须去找一个理由。顺便真心的对身边的朋友说:没有吸烟的人千万不要因为好奇去碰第一支烟,对于一个从内心出发的人来讲,任何诱惑都太晚了;对于吸烟的朋友,可以尝试运动品茗谈诗论道的淡雅生活,同样是生活在喘息中,何不选择呼吸免费的新鲜空气?

    也许是古惑仔看多了,大多吸烟的孩子都喜欢打架,尤其是在打架之前,面对对方叼一支烟,不知是用烟来给自己助威还是掩盖自己紧张的情绪,更可能是叼给对方看的,用叼一支烟的方式来暗示对方,我吸烟,我是坏孩子,我不怕出事,你要怕我。最好对方不吸烟或是胆小的好学生,那暗示的寓意就更深刻了,因为我是坏孩子,所以我打你你不能还手。为什么?你没看到我吸烟嘛!我吸烟呢!我吸烟呢!!!殊不知对方在暗骂:“靠,装啥逼,想打我就打呗,少拿抽烟来装黑社会!”吸烟的那哥们会趁着刚吸完烟脑子云山雾绕的二楞子劲朝对方劈头盖脸的伸脚递胳膊,自己眼都蒙了,睁着眼都看不到东西,有的甚至打着别人吓得自己闭着眼,也不知道自己打的什么,反正是打了好多拳的空气。打完之后对方泰然自若,他自己的腿却吓得快站不住了,还装着胜利者的模样放言:“小子以后注意点,滚吧。”对方脚踏实地地边走边暗笑:“真他妈的幸福,免费给老子做了场按摩,下次还找这个服务员。”而打人的哥们看对方走了肯定又要吸烟来缓解自己刚才天崩地裂的心跳,这时的寓意又不同,因为他吸着烟时心里在默念着:“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文/@左小祺

    曾经看过毛泽东的配药师写的毛泽东起居生活的回忆录,毛泽东一生有两个爱好,一是吸烟,二是喝茶。曾多人劝过毛泽东戒烟,毛泽东也曾戒过烟,甚至在部队搞过戒烟活动,但他自己却以失败告终。因为毛泽东每天要思考的事情实在太多,吸烟已经有助于他对国家大业的工作,这已经与意志力毫无关系,就像鲁迅一样,戒了一辈子烟却也吸了一辈子。无独有偶,纪晓岚也是典范,因为脑力工作者很难戒烟已经成为一个无法用科学解释的定论。

    梁实秋在他的回忆录中曾经这样描述过:我吸烟始自留学时期,独身在外,无人禁制,而天涯羁旅,心绪如麻,看见别人吞云吐雾,自己也就效频起来。也许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感触,我也一样。

    有人说“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但我觉得无益之事有很多是有甚于吸烟者,所以吸烟或不吸烟,应有各人自行权衡决定。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55网址发布于眼镜蛇部队,转载请注明出处:眼镜蛇部队纪念云雾缭绕的日子 | 左小祺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