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封神宇宙(8-5)

来源:http://www.shanghai-sourcing.com 作者:眼镜蛇部队 人气:74 发布时间:2019-12-23
摘要:原创连载 序言及卷首链接封神宇宙(8-5)。 上一章 第八卷 三攻西岐 第五章 谍影重重 听说又要与张凤部下合作,慧石师团长张智雄心里别扭得像被逼着吃下一千个蚂蚱,他刚刚为不听

原创连载

序言及卷首链接封神宇宙(8-5)。

上一章

第八卷 三攻西岐

第五章 谍影重重

听说又要与张凤部下合作,慧石师团长张智雄心里别扭得像被逼着吃下一千个蚂蚱,他刚刚为不听招呼的损水师团全军覆没而暗爽不已,又因银鳞师团的即将到来而再添堵心。

既然要会师,又何必自己冒险?何况这看似沉寂的虎啸星区域总让张智雄忐忑不安。毕竟已经有三个殷商师团毁于敌手,张智雄可不希望慧石师团成为第四个。

根据侦察机报告,虎啸星自从原领主被杀,守军涣散,目前处于无防守状态。所以张智雄决定先行驻军虎啸星,等银鳞师团来了再说,虽然他不确定临潼军团的部队会磨蹭到什么时候……

虽然住进了原领主的豪宅,虽然周围部署了重重护卫,但张智雄的心总是无法安定,甚至夜不能寐。究竟这种恐慌与不安来自何处,他实在说不清楚,最后干脆离开了这奢华大屋,又回到了太空中的战列舰里。坐在指挥舱内,他反而释然了,不知何时进入了梦乡。

封神宇宙(8-5)。在梦中,他感觉自己飘游在太空之中,流星从身边划过,是那么美丽、那么耀眼。

有时,张智雄也希望自己化为流星,不必在乎什么战争胜负、什么高官厚禄、什么碧游玉虚、什么殷商西野。

他张智雄追求的只是一时辉煌,让每个目睹者都刮目相看,永远留在心中。

不管那辉煌的一刻是正义,还是邪恶,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就在张智雄沉浸于此刻的逍遥快乐、无限遐想,突然整个宇宙震动起来,仿佛某颗恒星爆炸为黑洞,正将附近所有天体吸纳其中。但为什么只有张智雄本人没有被吸入,只是被擦身而过的匆匆流星推来撞去?

猛然间,张智雄睁开双眼,从睡梦中回到现实。原来推搡他的是身边副官。

副官:(慌张报告)师团长,不好了,虎啸星上多处爆炸,我们的留守部队遭到严重攻击,损失惨重,附近出现大量叛军的伏兵,我们该怎么办?

张智雄:(半晌醒过神来)什么怎么办?你们是堂堂殷商军军人,还用问我怎么办吗?我们……我们立刻转移,战略转移,往凤鸣星转移!

封神宇宙(8-5)。惊慌失措的慧石军团,匆匆撤离虎啸星,甚至放弃了留守地面的所有部队。注意到空中主力已远离的殷商军官兵们,在绝望无奈被抛弃的心情下,最终选择了……投降。

张智雄的判断不能说不准确,正因为他的及时下令,西岐军不及合围就被敌人突破,最终只能困住少数殷商军后续舰队,但也意味着殷商慧石师团失去了绝大部分的后勤物资。

慧石师团正全力逃命,而敌人愈追愈近,更要命的是,雷达上又表示前方出现大规模舰队,他们一字列开,不进不退,敌友难分。

张智雄亲自调节远程瞭望镜的焦距,终于看清舰船上的“殷商”字样,这无疑说明对方就是银鳞师团。

欣喜若狂的张智雄急忙接通了与对方的联络,迫不及待地求救:“肖金,快,叛军在追击我们!快帮我们阻挡他们!”

肖金:(若无其事)我说张兄啊!我看贵师团主力还在,怎么慌张成这个样子?你该不会是临阵脱逃、不战而退吧?

张智雄:(怒)什么叫临阵脱逃、不战而退?我们突然遭到攻击,而且已经损失了大半物资,无法再战!

肖金:无法再战?不会吧?你们是故意避战!哦!我明白了,这又是你们穿云军团的滥招,想引我们去跟叛军决一死战,你们再捞便宜是吧?告诉你,我不是王虎!绝不上你们的当!根据紫寿会长的《战时条例》,友军怯战,殷商任何部队都有督战执法之权!如果你们不去迎战,莫怪我们无情!

张智雄:(大怒)肖金,你不要欺人太甚!别人怕你们银鳞师团,我慧石师团偏偏不怕!你要是不放我们过去,别怪我们炮口无情!

肖金:既然要打,就别那么多废话,我们也想给剑空师团报仇!第一、第二舰队,拦住他们,对逃兵不必留情,杀吧!

阵前督战,这是多么适用于合法内讧的借口!和对方素有旧怨的银鳞师团立即有所动作。

两个舰队列于前线,展开银鳞。不过,慧石师团的进攻部队却没有发射激光,而是放出褐色光球。光球非但没有被银鳞引离方向,反而如同抛出的巨石般将银鳞砸得粉碎。

双方的大内讧一开始就互放大招、互不相让,这让处于劣势的银鳞军大怒,纷纷以重炮激光相迎。

慧石师团更不示弱,他们作战不是赌气,而是为了杀出生路、脱离危机!所以,他们胜是生、败是死,别无选择,想活就要玩儿命!

于是,一番光雨炮雷过后,银鳞师团用于挡路的两个舰队竟然全部被歼灭,但慧石师团也不好受,为此付出了一个半舰队的代价。

银鳞师团眼见前队被毁,竟然无心再战,转身就在对手嘲笑声中远远逃走。

然而,张智雄笑声未息,他的战列舰就被重重攻击,不是舰首,而是舰尾。

张智雄还来不及调整后窥瞭望镜,已经有几架西岐战斗机呼啸而过。这说明义军追兵已到眼前。仓促回身作战的殷商军完全乱成一团,甚至许多殷商舰船不及回身便被炸毁。

“慧石”号战列舰虽然终于转过身来,但已经是伤痕累累,又见一义军驱逐舰凶狠杀来。

张智雄大怒下竟然命令发射冲锋爪,对方也施展了同样招数。双爪相撞,自动吸附,打开了通道,两军同时冲入通道中大开杀戒。

张智雄身先士卒,他抬手处,光球闪现化为大石,狠狠砸向敌人。可惜,没有任何西岐军将士中招,因为一杆金光棍将两块大石还原为四射光芒。

原来,对方首当其冲的就是西野门首批弟子中的老幺——雷震子。雷震子早在反凌霄战争中便威名远播,是西野门第一战将,也是一百名首批弟子中的唯一一个异能人。

张智雄刚才早已认出这个混血高手,见普通招数不管用,干脆将棕光运于全身,把自己化为巨石撞去。

雷震子也毫不示弱,双翼立生,雷电缠绕于光棍,握棍如枪,迎面冲上。二者交锋,相撞之后各自后退十几步。

雷震子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可见对方的“天慧巨岩劲”实在威猛,仅仅是撞上金光棍,就能以霸道力量震伤雷震子。

雷震子不甘心失败,正要执棍再上,却见巨岩现出张智雄原形,电流在其周身蔓延,鲜血不断泊泊从口中流出。

张智雄的一撞,确实震伤了雷震子,但雷震子的一棍,却要了张智雄的命。

随着师团长的倒下,殷商兵发出惊慌喊叫,纷纷后退。而雷震子强忍疼痛,呼喊着领军冲上,慧石战列舰就此沦陷……

位于渭水外围的陈梧并不知道自己又一支劲旅被灭,还等待着西野军团的返航,自己好守株待兔。可谓功夫不负有心人,果然大批西岐军往这边而来。

陈梧立即接通与金甲师团长焦镇的全息通信器,让焦镇的立体影像出现在陈梧及其副官贺申面前。

陈梧:焦镇,叛军就要来了,你准备怎么一击制敌?

焦镇:报告军团长,我已经将全军金甲系统的控制器集中在我的战列舰上。我们会暂且按兵不动,并且已经事先伪造了一些伤痕,战斗机关闭引擎藏于较远处,让叛军以为我们遭到了袭击。等到敌人接近,全军突然发动引擎,我将整体启动金甲系统,以金甲战术彻底摧毁叛军。

陈梧:(满意微笑)很好,焦镇,你办事,我放心!

贺申:(担忧)军团长,如果西岐星叛军突出渭水,从我们背后突袭怎么办?

陈梧:这个……

焦镇:军团长,请放心,西岐星叛军能有多少?所有的精兵猛将现在都位于渭水之外,以军团总部兵力的四千万兵力,对付龟缩在渭水内的小股部队应该绰绰有余。何况,我的师团直属部队,就在您附近,万一有什么意外,我们随时可以支援!

听焦镇这么说,陈梧才略略放心。金甲师团麾下的三大舰队全部向前推进,随即处于静默状态,虽然不能像西岐军那样隐形,但确实看着如同被重创全灭一般,殷商战斗机也全部到达预定位置潜伏。

西岐军在慢慢接近,从舰船种类、数量预估总兵力在六千万左右,他们渐渐地、渐渐地,即将进入殷商军射程之内。

突然间,西岐军停止了前进,大约百万战机先向殷商军飞来。

眼见敌人主舰都还逡巡不前,焦镇立即下令所有官兵在舰内躲避,不能让叛军战斗机发现这是陷阱。

根据命令,三个舰队除远处战斗机外的官兵们全部隐藏,就连冲锋艇的陆战兵也不敢大声喘气。

可是没想到,义军战斗机群来到跟前,似乎无意察看虚实,而是直接发射出激光攻击。本来还以为对方是试探性攻击,没想到道道激光都是对准殷商战舰要害,仿佛义军早就知道此处的真相。

不仅是战斗机,西岐军主舰重炮也全部开火,那态势根本不是要摧毁挡路的损毁敌舰,而是全力以赴与殷商军作战。

而且在殷商战斗机潜伏位置,也遭到了其他方向的攻击,居然没有任何伏击位被遗漏,尽数暴露在西岐军火力之下。

意识到对方已经识破金甲师团的圈套,三位殷商舰队长急忙命令全部进入战斗状态,并且申请焦镇启动金甲系统。

焦镇答应之后,金甲却迟迟不见启动,师团总部的回答是不知为何,启动系统发生了故障。

没有了金甲掩护,失去了先机,远处战斗机又全部被围攻,三支殷商舰队完全处于劣势。再加上西岐军不要命的攻击,根本再无胜算。

陈梧没想到在开战伊始就一败涂地,正大骂焦镇废物。可他没想到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渭水某处突然出现一个通道,大批西岐军猛然从渭水冲出,而且为首者竟然是一艘军团级巡洋舰。

原来,在殷商军于渭水外围四处寻找西野军团主力时,早在他们派出渭水堵截部队之前,南宫适便带着西野军团直属部队潜回西岐星休整。如今“南曾”巡洋舰带着四千万义军直属部队重出渭水,早有预谋地直指殷商穿云军团总部。

穿云号巡洋舰中的陈梧吓得魂不附体,他没想到守株待兔的不是自己,而是敌人。

贺申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军团长,我们是不是完全陷入叛军的圈套了?”

陈梧:(不满)胡说什么,设置圈套的可是我们!

贺申:但是,我们的每一步部署,好像敌人预先就知道。无论是返回叛军的直接攻击,还是敌人从渭水内的突袭,都是针对我们部署的。他们好像早就知道我们的战斗机群在哪里,好像早就知道金甲师团是故意设伏,好像早就知道咱们军团总部在渭水边。偏偏金甲控制系统在关键时刻失灵,好像把我们的部队故意留给叛军消灭!

陈梧:(惊)你,你到底要说什么?

贺申:有奸细,我们这里一定有奸细!莫非是……焦镇!

陈梧:焦镇,不可能……那他为什么让自己的部下们去送死……不对,他的三个舰队长都是我安排的,金甲师团的三个舰队不是他的人,都是我的人,这也就是说……

其实不用再说了,殷商金甲师团三舰队已经覆灭,而师团总部部队已经启动了金甲装置,只是攻击目标变成了陈梧的总部。

两面夹击下,“穿云”号巡洋舰多处要害被击中,而“南曾”号巡洋舰的致命一炮,将陈梧、贺申粉碎于太空之中。

在南宫适面前的全息通信器上出现了焦镇的身影,两人微笑着开始谈话。

南宫适:辛苦你了,兄弟,欢迎你归队!

焦镇:不,不,不,现在归队还太早,临潼军团还没消灭,凤鸣星还没夺回。我要返回凤鸣星,从内部攻击,以最小代价重夺凤鸣星!

南宫适:(略惊)你还要返回去?太危险了!不可以,我不批准!

焦镇:南宫师兄,我这种秘密弟子,不就是日日夜夜与危险共舞吗?相信我,我能行的!

南宫适:那……你多带些部队回去,以防万一。

焦镇:不必,人带多了,反而会让敌人起疑心,我只需要带三万兵力足够。

南宫适:三万?我们已经得到情报,银鳞师团残余的三千万大军已经返回凤鸣星,加上张凤手下的四千万直属大军,你带三万人怎么里应外合?要不然,我立即组建大军接近凤鸣星。

焦镇:千万不要!那会打草惊蛇,放心,山人自有妙计,等我搅得临潼军团内部大乱,指挥系统失灵,你们再去轻松接受凤鸣星吧!我剩下的近千万部队,早已经由我西野门完全掌控,现在交给您指挥,我带三万亲兵去了。

说完,焦镇便结束了通话,乘坐自己的战列舰,连同少数炮舰,向凤鸣星而去。

艺高人胆大的焦镇万万没想到,刚下飞船,他与三万亲兵便被银鳞师团团团包围。与他曾在这座星球上发生冲突的肖金,狞笑着亲手给焦镇带上手铐,命人把他押送到牢房之中。

隔着光栏,胡喜媚、张凤、肖金在数名卫兵跟随下,走到了焦镇的面前。

张凤迫不及待地告状:“胡处长,我就说了,穿云军团里面肯定有西野门的间谍,不然陈梧不会如此轻易一败涂地,慧石师团也不会攻击我的银鳞师团,平火师团更不会坐视我的剑空师团被叛军消灭。”

听张凤这样说,焦镇反而放下心来,因为他听出对方根本是携私报复,趁机打压穿云军团,并非真的知道了焦镇秘密弟子的身份。

胡喜媚:(依然笑如春风)焦镇师团长,你有什么可解释的吗?

焦镇:难道间谍一定出现在我们穿云军团吗?对了,慧石师团为什么会攻击银鳞师团,张智雄呢?难道也被你们抓了吗?

张凤:哼,张智雄先是临阵脱逃,又攻击督战友军,罪恶滔天。他没有回来,很可能是投了叛军。

焦镇:投了叛军?难道不会被叛军所杀吗?什么叫督战友军?难道你们临潼军团的人堵了我们部队的退路吗?你们想干什么,要把我们穿云军团绝种吗?

肖金:焦镇,你别嚣张!是你们穿云军团出卖我们在先,现在有通敌嫌疑的也是你们!你还是老老实实交待自己的罪行吧!

焦镇:我无罪,穿云军团也无罪!有罪的是你们临潼军团!

张凤:哼,你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我就亲手好好教训教训你!

随着张凤按动按钮,牢房内墙壁忽然钻出四条铁锁,将焦镇四肢绑得结结实实。光栏随之消失,张凤手中也多出一条锁链光锤,正是他的独门绝技“钻骨百炼锤”。

胡喜媚立即芳手遮在眼前,走向门外,嘴里还说着:“我最见不得这种场面,回头把审讯情况录个视频传给我就行,我要去休息了!”

张凤恭敬说完:“胡处长慢走!”,便狞笑转身挥舞着光锤,准备大展拳脚,享受虐待犯人的乐趣。

当胡喜媚的身影已经消失,张凤准备正式动手,肖金突然按了按耳机,紧张报告:“军团长,被包围的穿云兵发生暴动,我的部下控制不住了!”

张凤:(不满)真是废物,不就几万人吗,武器都没有了,能暴动成什么样?你调集几十万人,把他们全杀了!

焦镇:(急)张凤,你这个畜生,你敢杀我的人,我就让你死!

张凤:(冷笑)哼,你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还怎么让我死?肖金,快去!

肖金领命转身,张凤再舞光锤,忽然他听到身后发出数声惨叫,刚转身察看情况,咽喉处便被插入一把光剑。惨叫声来自那几名殷商卫兵留给这宇宙的最后声音,握剑者居然就是肖金。

张凤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但听力犹在,焦镇的称赞声清晰地传入他耳中:“干得好,弟弟!”……

下一章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55网址发布于眼镜蛇部队,转载请注明出处:封神宇宙(8-5)

关键词:

上一篇:(连载) 北邙鬼陵 第十三章 伐木场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