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久伴不及深情

来源:http://www.shanghai-sourcing.com 作者:眼镜蛇部队 人气:106 发布时间:2019-12-23
摘要:(上) 01 陈风没想到会在今天的同学聚会上见到李娟,张茵也没想到。 陈风和张茵是在大学毕业后在一起的,女追男。半年的爱情短跑后,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而李娟是那个和陈风牵手

(上)

01

陈风没想到会在今天的同学聚会上见到李娟,张茵也没想到。

陈风和张茵是在大学毕业后在一起的,女追男。半年的爱情短跑后,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而李娟是那个和陈风牵手走过了大学四年的初恋。

金碧辉煌的酒店,李娟是最后一个推门而入的。她依旧还是那样光彩夺目,一袭黑色的长裙完美的勾勒出她修长窈窕的身材,清爽的直发像瀑布般披至腰间,清秀的脸颊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一双优雅有神的美目正朝着喧闹的房间里张望着。

李娟像电影里总是最后才出场的英雄,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她颔首微笑,丝毫没有任何怯场,因为她早已习惯了这种场合。早在大学时,她就是学校的女神,追她的人多的她都数不过来。每次她都会跟陈风开玩笑说你可要好好珍惜我,不然我就跟别人跑了。陈风总是深情而又笃定的看着她幽静的眸子说你才不会跟别人跑。

李娟确实没跟别人跑,从大一到大四都陪在陈风身边。他们一起去食堂吃早餐,一起上早晚自习,一起复习,一起旅行。大三结束后的夏天,李娟给了陈风一个本子,上面写着最后一年大大小小的计划。陈风印象里最深刻的是扉页上她用清秀的字迹写的五行计划——春天爬山,夏天背着西瓜去海边,秋天去看火红的枫叶,冬天带你回家吃饺子,我们一直在一起。他们约定的大部分都实现了,除了最后那行他们要一直在一起。

王兵是大学时喜欢李娟的人里最狂热的一个,他看着门口那双翘首以盼的美目,笑着抖了抖身旁陈风的胳膊。

“我赌一百,她在找你。”

陈风复杂的看着从门口走进来的李娟,嘴角客套的微笑,走路的节奏,挎包的姿势,还是和原来一模一样。他又用余光瞟了一眼身边的张茵,看见她神态自若便假装轻描淡写的笑道。

“看来,我要赢你这一百了,我和她现在就是普通老同学。”

陈风刻意加重了最后一句话的音调。

刚说完,前面的起哄的同学让出了一条路,李娟像巡视的女王穿过身边的大臣走到陈风面前,微微一笑。

看着眼前熟悉的微笑,陈风的心微微的颤动,他看见她眼底的光,微微有些湿润。他知道如果现在没有人,她铁定会哭的像个小孩子,而不是现在一副高冷的女王模样。他闻着身前熟悉的淡淡的香水味,有很多东西,他以为他早就忘记了,其实,他只是不想再想起。

“好久不见。”

李娟伸直的玉手悬在空中。

陈风还没来得及回应,右手胳膊传来一阵温热。张茵左手挽着陈风,右手握住了李娟的手。

“是啊,好久不见。”

看着有一瞬间有些尴尬的李娟,张茵眼里满是得意。

陈风也有些尴尬的咳咳了俩声,看着李娟的眼睛重复着那句。

“好久不见。”

02

不知道是李娟有意,还是同学们故意。陈风左手边坐着张茵,右手边坐着李娟。大家的眼神总是有意无意在他们三个人间徘徊,张茵笑着一个劲的给陈风夹菜。大家都夸陈风有福气,找了一个好媳妇。陈风点头笑着,频频举杯敬着大家。他也忘了喝了多少,只感觉酒和水一样索然无味。正当他又给自己满上一杯的时候,他右手边的衣角被人拉了拉,他目不暇视,心里却知道这是李娟在劝自己少喝点。从大学时候开始,每次聚会,当他一喝多,李娟就会偷偷拉拉他的衣角。

坐在对面的王兵好像看出了什么蛛丝马迹,他站了起来看着陈风调侃道。

“我们班上就你们这一对终成眷属,是不是该给大家表演一个交杯酒。”

还没等陈风找好拒绝的理由,大家都拍着手,异口同声的喊道。

“交杯酒,交杯酒。”

张茵眼角噙着笑意已经率先一步站了起来举着酒杯等他,众目睽睽之下他也没敢偏过头去看李娟的表情,只好咬着牙,脸上挂着因为微醉有些潮红的微笑,举着酒杯穿过张茵的手腕,仰头一饮而尽。

他刚坐下,王兵又满脸暧昧的看着他。

“这桌所有的人你都敬过,唯独你和李娟没有喝过,你们是不是该走一个。”

陈风有些迟疑,夹着牛肉的筷子停在空中。张茵笑着举起酒杯。

“再喝他就醉了,要不我替他喝了。”

这下,大家都炸开了锅,班长带头起哄。

“哪有媳妇帮老公挡酒的,这杯他得自己喝。”

班长的话恰到好处,一个媳妇一个老公,这俩个词仿佛一颗定心丸,张茵苦笑着作罢。

“好好,就听班长的。”

大家屏住了呼吸,陈风和李娟双双站了起来,四目相对,陈风浑浊的眼神一下子明亮起来,李娟幽静的眸里起了一阵氲氤。

“走一个,走一个...”

久伴不及深情。大家的起哄声又响了起来。

李娟朱唇微启。

“三年了。”

说完,她一饮而尽,呛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03

陈风喝完,出来上了个厕所,站在酒店的阳台边抽着烟。不知道什么时候,李娟走到了身旁。夜间的风有些凉爽,她随手取下手腕上的黑色发箍随意的将散乱的头发扎了起来。

“还记得那时候,在学校,我们晚上在操场跑完步就一起坐在主席台边上吹着风,你还说要给我唱满一千零一首歌。”

陈风看着夜色,呼出一口白色的烟雾,眼神有些朦胧。

久伴不及深情。“是啊,我好像还欠你三百二十一首。”

李娟转过头,目光灼热。

“那你还打算还吗?”

陈风怔了一下,半响才脱口而出。

“那时候你为什么要离开?”

大四毕业前,李娟一言不发就回了老家。陈风试着打她电话,问她的闺蜜好朋友,都杳无音讯。最后,他按照手机淘宝上帮她买东西的地址找到了她家的小区。小区不让进,他只好站在小区门口,晚上实在坚持不住了他就依偎在铁栏杆旁睡觉,直到第二天下午,他才看见她和一个陌生男子挽着手从里面出来。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昨天还说着永远要在一起的女朋友今天就挽上了另一个男人的手。他追了过去,问为什么。她只留下了一句以后别来找我了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而陈风和张茵在一起是在这之后。

李娟紧咬着嘴唇,指甲深深的扎进了手心。

“我爸是部队出生,小时候他给我订了一门娃娃亲,对方是他出死入生战友的儿子。”

她惨笑了一声,接着说。

“说起来你可能觉得不可思议,老一辈的思想就是这样,我爸认定的事情除非他死,不然一定就要完成。之前我一直不肯回来和那个男生订亲,只是那一次不同,我爸病入膏肓,躺在医院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用手指着那个男生,我懂他的意思。我不想他带着遗憾走。”

陈风看着泪流满面的李娟。

“那你...”

“你来找我那天,我爸刚出院,医生说没几天了,可以在家好好陪陪亲人,准备后事了。当时他就坐在车里,我实在怕他受刺激,所以...”

陈风像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那后来呢?后来怎么了?”

“那时候我心情很糟,我妈怕我把我爸气着就把我手机收了起来。她跟我说,等过了这几天,等我爸去了,再和他战友那边好好说清楚,到时候再让我去找你。”

“啊...”

李娟笑了,笑的有些凄凉,身体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你知道吗?就在我爸去世的那晚,就在我拿到手机打算告诉你,我很快就去找你的时候,我在微信上收到了你和张茵的床照。””

“什么...这不可能...”

(下)

01

陈风惊的嘴里的烟都滑落到了地上。

“我明明没有给你发过。”

李娟怔怔的看着他的眼睛,眼泪像决了堤的洪水,怎么也止不住。

她全完没有顾得上脸上的泪水,她从包里翻出手机,找出那部和陈风当年用的同款手机,递到了他眼前。

陈风颤抖着手接过那部熟悉的手机,微信上聊天页面最后的时间定格在三年前的某个凌晨俩点。照片是用他的微信发的,照片里他赤裸着上身,张茵全身赤裸的从身后抱着他对着镜子拍照。

陈风眼里的醉意全无,他嘶哑着嗓子说。

久伴不及深情。“不,不是你想的那样。”

久伴不及深情。李娟止住了哭声,看着他笑了,有些凄厉。

“其实也没什么,都过去了,你看这些年,我一个人不也活的好好的吗?”

陈风满脸诧异的看着她。

“怎么会,你一直是单身?”

李娟转过身,看着远处的车水马龙。

“毕业那天,其实我还是忍不住回了学校,我还记得你说过我们要一起穿着学士服去操场的主席台边合照。所以,那天我一直在那里等,等到天黑还是没见到你,晚上我走出校门的时候,刚好看见你牵着张茵的手从外面回来。那天,人太多,你没注意到我。后来,我和我爸战友的儿子成了朋友,我们一起合伙开了一个小公司,他今年刚结婚。而我,这一次来,只是想再看看你。也许,我也该走出你的阴影,有自己的生活了。”

陈风还是没能忍住眼里的泪水,而上一次他流泪是在李娟家门口,看着她挽着另一个男人的手离开的时候。

“你听我说。”

李娟往后退了退,眼里的泪水干了又湿润了起来。

“都过去了,我来,只是想好好跟你告别,给自己和过去一个交代。毕竟,我们曾一起走过那么遥远的一段路。”

陈风一把抱着她,将头深深的埋在她的秀发之中。时隔三年,他又将她拥入怀里,只是彼此已不再是年少。

他梗咽着声音说。

“那天看见你和那个男生离开之后,我一个人又坐了二十个多小时的火车回了学校。我每天都把自己灌的乱醉如泥。张茵就是那个时候出现的,你也知道,她一直对我都有点意思。有天晚上,她说可能以后都见不到了,要请我吃顿饭。我没拒绝,只记得那晚喝了很多酒,醒来的时候,我就看见她赤裸着身体睡在我身边。那时候,我很难过,所以...”

李娟没有说话,只是温柔的伸出手,帮他擦掉脸上的泪水。

“再给我唱一首歌吧,唱完了我就离开。”

陈风紧紧的抱着她,一声不吭,仿佛一松手,一张嘴,她就会消失不见。

“哟哟,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突然走过来王兵朝着他们吹了吹口哨。

陈风松开了李娟,用手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

王兵暧昧的看着他们。

“下次挑个隐蔽的地方,被人看着了多不好。对了,陈风,张茵正到处找你呢。”

陈风转过头,复杂的看着李娟,迟迟没有跨出那一步。

李娟止住了眼泪,朝他灿烂的笑了起来,柔声道。

“去吧。”

陈风隐隐约约听见张茵叫他的声音,最终还是朝着声音跑了过去。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陈风,李娟眼眶又模糊了起来。

02

陈风一边跑一边使劲揉了揉脸蛋,尽量不让人看出流过泪。

看着眼前的神色有些悲凉的陈风,张茵没好气道。

“哪去了,找你半天了。”

陈风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

“在外面抽了会烟。”

张茵阴阳怪气道。

“那可真是巧啊,你前脚走,李娟那贱人后脚也走了。”

陈风蹙了蹙眉头。

“你乱说什么。”

“说她怎么了,把你心疼的。她不是贱人是什么,明知你都已经结了婚,还一个劲的朝着你挤眉弄眼的,她什么意思啊。要是真的喜欢你,当初怎么不好好跟你在一起,现在又凑过来什么意思。”

“够了,有什么回家说。”

陈风涨红了脸。

刚和张茵在一起那会,他说什么她就做什么,典型的夫唱妇随。自从婚后,张茵不小心流了一次产。从那以后性格就大变。流产的时候,陈风刚好在外面出差,所以他心里一直都有所内疚,平时有什么事情他都尽量迁就她。

看着第一次冲自己发火的陈风,张茵委屈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在一起快三年,你什么时候吼过我,那个贱女人今天一见你,你就开始凶我,以后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看着张茵的泪水,陈风觉得自己情绪是不太对劲,就走过去把她拥在怀里。

“好啦,好啦,都是我的错。你别生气了。”

陈风原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翻篇了,没想张茵猛的一把推开他,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他。

“你身上怎么有女人的香水味。”

“我...”

陈风正在想用什么理由搪塞她一下的时候,王兵出来帮他解了围。

“张茵你啊,也太小心眼了吧。陈风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吗?我们刚一起上厕所的时候,有个女人喝的七荤八素的走路都踉踉跄跄,不小心扑到了他怀里。”

张茵将信将疑的看着王兵,像变脸似的笑着说。

“听说李娟还是单身,那时候你就喜欢她,现在可是个大好时机。”

王兵苦笑着看着陈风没有接话。

03

距离上次聚会已经过去了俩个月,陈风每天有些魂不守舍。有时候早上出门忘了带手机,有时候吃着吃着饭,筷子就停在了空中。有好几次想开口问张茵三年前晚上是不是她用他的手机给李娟发的照片,但还是忍住了。就像李娟说的,都过去了,就算都弄清楚了又能怎样,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只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要站在阳台边抽上一阵烟才能入睡。

这一天,陈风和往常一样洗完澡,站在阳台边看着夜色抽着烟。冷不及防,一只手从身后伸过来,抽掉了他嘴里的烟。

“以后少抽点烟,对你自己不好,对我和宝宝更不好。”

张茵有些嗔怪的从背后抱着他说。

“什么?你有宝宝了?”

陈风惊讶的问道。

“我用验孕棒测了下,好像是有了,明天我们一起去医院检查。”

陈风有些激动的抱着她。

“好好好。”

张茵半天才一字一句的说道。

“以后你可是要当爸爸的人了,做事情呢一定要懂得分寸。”

陈风没有回话,只是怔怔的抱着她,他突然恍悟,也许有些东西错过了就真的错过了。

许久,张茵又说了句。

“明天检查的时候,要是真有宝宝了,你到时候记得在群里告诉下大家,等孩子出生的时候让他们记得来喝喜酒。”

陈风温柔的摸着她的肚子,迟疑一阵后点了点头。

第二天,果然和张茵猜测的一样,她怀孕了。

看着她殷切的目光,陈风犹豫了一阵还是在群里发了 他们有了宝宝的喜讯。

“陈风家属来领一下药单。”

护士的声音打断了正在群里回复着大家的陈风和张茵。

他看着满脸夹杂着喜悦和得意的张茵。

“你先坐一下,我去帮你拿药。”

陈风说完跟着护士走到医生的办公室。

主治医生抬了一下耳边的眼镜框,指着对面的座位。

“请坐。”

陈风看着表情严肃的医生,有一丝莫名的不安浮现在心头。

“您妻子由于之前堕胎过多,导致子宫壁薄弱,现在给你开了一些安胎凝神的药,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

陈风是垮着肩膀出来的。

“怎么了?”

张茵开心的挽着他的胳膊。

陈风怎么也没想到妻子之前竟堕过那么多次胎。

他有些厌恶又复杂的看了她一眼。

“没什么,医生吩咐你要好好休息。”

陈风和张茵刚回到家里,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李娟打来的。

他看着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的张茵,接通了电话。

“你现在能出来下吗?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好,我就来。”

心情复杂的陈风不假思索的答应了下来。

张茵边吃着葡萄边问道。

“谁打来的。”

陈风换上鞋子,打开门。

“公司临时有点事情,晚上估计不回来吃饭了。”

04

陈风早早的来到了他们约定好的大学门口,毕业后他就很少来这里了,即使他就生活在这座城市里。

远远的,他看见李娟正向他跑了过来。九分牛仔裤,白色T恤,红色帆布鞋,大大的马尾在风中摇摆。就像大学时的样子。

他看着眼前气喘吁吁的李娟,眼里不由自主多了一丝宠溺。

“你可以慢慢走过来,干嘛要跑。”

李娟吐了吐舌头。

“你管我。”

陈风下意识准备把手覆在她的头上,手在空中却尴尬的停了下来。

李娟拉了一下他的胳膊。

“走,我们去学校转转,我可是整整有三年没回来了。”

陈风跟着她身后,看着她兴奋的说着这些年学校的变化和当初的一些事情,心里的那些烦恼突然像消失了一样。他的眼里只有像回到了学生时代在他眼前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李娟。

夜色一点点笼罩着大地,陈风突然想起什么似得拉了一下她的小手。

“走,我们去看看后街我们经常吃的拉面馆还在不在?”

晚风吹动着李娟的马尾,手心的温热还是那样的熟悉。

拐角处的拉面馆还在,李娟坐在那里看着陈风正在饮水机前给她倒水,和三年前一模一样。

陈风走过来放下水杯,好像换了老板,他熟稔的说道。

“一碗刀削面,一碗拉面,拉面多一点醋,刀削面不要醋。”

李娟笑着说。

“这么多年,怎么还是没习惯吃醋。”

陈风也笑了起来。

“你不也一样,没习惯不吃醋。”

吃完拉面,沿着后街走,李娟突然停下了脚步,指着左手边的快捷酒店。

“还记得这里吗?”

“当然记得啊,那时候这里还是家庭旅馆,没想到现在就变成了快捷酒店。”

李娟抬起头,眼里噙着一丝打趣。

“要上去看看吗?”

陈风好像意识到要发生什么,他拉着她的手走了进去。

刚进门,宽敞的房间丝毫没有曾经的逼仄。陈风的心像第一次和她开房一样,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你闭上眼睛。”

李娟站在他身前轻声说。

陈风以为她会给自己一个什么小礼物,刚闭上眼,他就感觉唇角传来一阵温热的触感。他紧紧抱着她,温柔的吻上了她的唇。他也曾在梦里梦见过这么一幕,当真实发生的时候,他却突然不知所措。直到看着她时隔多年再次赤裸着身体躺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才发觉不是在梦里。

05

陈风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

他蹑手蹑脚的推开卧室的门,一阵哭喊声突然响起。

“你去哪里了?怎么才回来?”

陈风有些不耐烦道。

“不是说了,今天公司有点事情吗?”

张茵把床上的被子枕头全都扔了下来,哭着说。

“公司,你电话关机了,我就打电话到你公司去了,你公司的人说你压根就没去公司。”

张茵一把站了起来,跑到他跟前。

“说,你是不是找那个贱人去了,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陈风嘴角勾起一丝嘲讽。

“说的好像你没什么瞒着我一样,对,我就是去找李娟了,怎么了。”

“啪”

张茵一耳光甩在陈风脸上。

“我怀着你的孩子,你倒好去找别的女人,你还是不是人。”

陈风看着她的肚子。

“说的好像你怀过的孩子还少一样。”

张茵怔怔的后退,脸上煞白。

“你说什么?”

陈风看着越来越暴躁的张茵,心里越想越气,三年来的百依百顺,原本自己像个傻子一样被她耍的团团转。

“医生说你由于之前堕胎过多,子宫壁薄弱,叫我做好心理准备。”

“我...你听我说。”

张茵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撕心裂肺的呼喊着。

“陈风,你听我...啊...”

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划破夜空,陈风怔怔的看着她腹部的那一滩鲜红,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打了120。

06

陈风和张茵是在她流产后的第二个月决定离婚的。房子给了张茵,存款一人一半。好在没孩子,也没其他的纠纷。

半年后,李娟和陈风紧紧依偎在客厅沙发上。

她温柔的看着眼前正在柔声给她唱着歌的陈风,嘴角微微上扬。

无名指上的钻戒光彩夺目。

ation"��8���

��8q���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55网址发布于眼镜蛇部队,转载请注明出处:久伴不及深情

关键词: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