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最后一个鬼故事

来源:http://www.shanghai-sourcing.com 作者:眼镜蛇部队 人气:76 发布时间:2019-12-23
摘要:还没恢复之前,我就想把这个故事写给你们。 郑重声明:这是我写的最后一个鬼故事了,从此以后怪力乱神这个栏目无限期取消。 最后一个鬼故事。没有记错的话,这是我第一次主动

还没恢复之前,我就想把这个故事写给你们。

郑重声明:这是我写的最后一个鬼故事了,从此以后怪力乱神这个栏目无限期取消。

最后一个鬼故事。没有记错的话,这是我第一次主动封笔。

原因嘛,继续看就知道了~

每一次的开场都非常惊心动魄,这次也是。

那是一个黑压压的日子,没有太阳,没有月亮,没有星星,连乌云都没有,我分辨不出这是白天还是夜晚。

就像古龙小说里提到的那样,四周一片寂静的时候,危险逼近了。一群穿戴着重型装备,端着赫克勒-科赫MP7枪,头戴钢盔的黑衣人从黑暗里悄无声息地弥漫开来。

附近没有小山包,只有一些建筑废材,看起来这里只是一个未完成的是施工场所,不知为何竟然废弃了。

然而已经没有时间考虑这些了,黑衣人猫着步子四下搜罗,我有一种直觉,他们要找的就是我,找到了之后呢?

死亡还是逃亡?

我顺利地找到了这座废弃大楼的暗门,一点磕绊都没有,仿佛我对这大楼非常熟悉一样,可是,我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外面的包围我已经看不到了,一种不知名的冲动强烈地驱使着我:向下走!向下走!

可是哪有向下的路?

有的,在我大脑还没有转过弯的时候,我的双脚已经开始行动了。

我来到了一个一人长的黑匣子旁,在反应过来之前,我就已经躺进去了。

窒息这两个字是我最后能想起来印象。

很快,我就醒过来了。

躺在棺材里,哪怕是昏死,我也不敢真的沉睡太久。

和我的高度紧张的大脑相反,我身体的姿势非常安逸,两脚朝外,双肩下沉,两只手舒服地搭在两旁凸出的圆形扶手上。

这里面还有扶手?

有一个猜测涌现在我的脑海里,但是,这真的是我自己布置的?

最后一个鬼故事。拿两顶头盖骨做棺材里的扶手?

最后一个鬼故事。争气的是,这次我并没有再晕过去。

两个面无表情的黑衣人把我从棺材里扶了出来,原来已经到达目的地了。

最后一个鬼故事。这里是更黑暗的所在,可是,我能看清。

两个妇人站在那里,一位年龄稍长,头发斑白,一身缟素,表情严肃;一位看起来年轻一些,长发垂地,眉眼弯弯,看起来她们是在等我。

黑衣人扶我到大厅台阶的位置就不再向前走了,我只好自己走上去。

年轻的女子欢快地来到我的身旁,双手挽着我的胳膊,仰着头想要对我说些什么。

只是,什么时候我竟然这么高了?

还是她们太矮?

错过了小妇人的话并不要紧,老妇人紧接着就开口了:“吾儿,你此番孤身入敌营,可是吃了不少苦头吧?可有受伤?对了,你还不知道吧,你媳妇她有孕啦,你要当爹了!”

我!要!当!爹!了!?

我不是个姑娘吗?我?我?我?

这一定是梦,毫无征兆地我就打了自己一巴掌。

还没打到脸上这一巴掌就被小妇人拦下了,她口里说的什么我实在听不到,只看着一双明眸溢满了泪水。

让美人流泪从来不是我的作风。

只能既来之,则安之。

黑衣人又来了,他这次的身法可是真快啊!

他在跟老妇人说些什么,可是我还是听不到,好像到了这里,除了老妇人说的那一句话,剩下的我都听不到。

一阵恐慌再次袭来,继变成爷们之后,我不会又聋了吧?

真是,衰鬼。

很快,老妇人就带着我们又一次踏上了逃亡的道路。

可是我已经不太懂为什么要逃了。

是谁在追?又是为了什么?

因为实在听不懂她们的话,在一次次分散逃路之后我就彻底找不到他们了。

身边只剩下一个据说怀着我孩子的小妇人。

我什么都没干就有孩子了?喜当爹这个词真是,精妙绝伦。

可是我总得照顾孕妇吧!

一次次的逃亡之后我发现,我俩竟然都不需要吃喝,甚至连空气都不需要。

这个发现让我有点,不辨悲喜。

当我又一次询问小妇人身体的时候,她停了下来,换了一副我看不懂的表情,沉静得有些可怕。

她看着我,像是在透过这具驱壳审视我的灵魂一般,那眼神,亮晶晶的有些渗人。

她终于说话了,虽然有些磕绊,但是我还是听懂了。

原来她早就知道我不是她的丈夫,我就说嘛!

她的丈夫魂魄消散的太快了,她们还没来得及捕捉,那些七魂六魄就化作青烟纷飞在人世间了。

如果她丈夫消散的消息传出去了,整个冥界就乱了。

于是她们急中生智抽取了一位凡人的七魂六魄,附在这具驱壳上,制造了一种这驱壳的主人还在世的假象,还编造了冥界主人的妻子有了身孕,冥界即将迎来小主人。

“那么,你们现在准备怎么处置我?”这是我唯一关心的问题了。

她有些不屑地看了我一眼,看得我心惊胆战。

“其实,按原计划,冥界主人和他的妻子都会死在这次人类的围剿中,我们会尝到万箭穿心的死法。而接下来,一切就都名正言顺了。

只不过,我是真的有了身孕了。”

“所以你才拉着我离开大部队?离开冥界的那些人?”

她点了点头,继续说到:“我从来都不相信我的丈夫他会死,他的魂魄那么强,母亲也还在他身旁守着,怎么可能会灰飞烟灭

呢?可是,当我赶到的时候,却只来得及眼睁睁看着它们飞走。”

“可是现在我知道了,正因为母亲守在他身边,他的魂魄才会飞走。”

过了很久,她终于又仰起头来,望着西北方自顾自说道:“现在,我要去找九层妖楼,那里住着所有失去魂魄的鬼魂,能把所有驱壳都保存好。只有去了那里,等有一天,我的丈夫、冥界的主人,他的魂魄回来的时候,一切都还来得及。”

“而你”,她转向我,“当你把我送到九层妖楼的时候,我就会放你回去。我不是母亲,我说要放你就会放你。”

除了相信她,我已经别无选择。

我们已经到了终南山了,这里就是她要找的地方了。

这是一座非常普通的小农舍,四周是用泥和稻草砌成的围墙,两扇半米宽的木头门,门槛很高,门上还贴着捉鬼门神,殊不知,两个鬼就站在门口呢。

身旁的小妇人正在念咒语开门,这一路上我才知道,鬼语,人类是听不懂的,那是他们自己流传的语言,轻灵又压抑。

门开了,她拉着我的驱壳走了进去,而我的意识却好像停留在门外一样。

站在阳光明媚的农舍门外,我看到了传说中的九层妖楼。

门里是黯淡的,阳光是照不进去的。门里是一片一望无际的乱葬岗,蓝色的火焰星星点点。四周全是孤零零的坟包,还有几局瓮棺,那是给刚出生就死亡的小儿准备的。九是虚数,也是实指。九层妖楼磷光闪闪,密密麻麻地悬挂着各种各样的驱壳,小妇人这时已经走到了楼下,只听“吱呀”一声,她打开了九层妖楼的大门。

那一刻,我的仿佛正潜伏在乱葬岗,一阵挣扎之后,我站了起来,四周的磷光,都灭了。

我醒来的时候,刚好是凌晨3点58分。

感谢《素媛》、《熔炉》、《异域》、《午夜凶铃》等恐怖片,感谢各种神神鬼鬼灵异事件的科普。

这场梦把我骇到了,从此封笔。

����|����#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55网址发布于眼镜蛇部队,转载请注明出处:最后一个鬼故事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封神宇宙(10-1)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